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浪漫观  

2009-12-19 13:47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东北人对“浪”这个词是很忌讳的。谁家的大姑娘被冠之以“浪”,便是太疯张,不本分,与男人的交往过格了。谁家的小伙子被冠之以“浪”,便是办了不道德的事,成了“浪子”。由于这个传统思维的影响,我对“浪漫”这个词也很忌讳,不轻易使用。我觉得“浪漫”就是浪得不着边际,用文人常用的词来解释,恐怕就是“放荡不羁”了。《新唐书·元经传》中就有“又浪漫与人间,得聱牙乎?”聱牙就是乖张不顺。苏轼在《与梦震同游常州僧舍》诗中也有:“年末转觉此生浮,又作二吴浪漫游。”看来,他们对“浪漫”的理解是:很随便、很放纵。

       如今,特别是电视剧《浪漫的事》播出以后,世人大谈“浪漫”,朋友们谈着谈着,竟然说我的人生很浪漫。我生气了。大家又慢慢的疏导,说:“浪漫不是贬义。这个词来自英文romantic,含义是:富有诗意,充满幻想。”“浪漫”一词,古今中外,大有不同。于是我按着新的理解回顾自己的一生,也体会到了一点儿“浪漫”。

      “不知愁”是一种浪漫。在那“为赋新诗强说愁”的年岁,我却不知愁为何物。当时家贫,一贫如洗。吃不上,但能喝上。朋友来了,也要喝上两盅。即使是地瓜懵(就是用地瓜烧制的白酒,喝了酒上头),就着咸菜,照喝不误。忒尊贵的客人,也不过加个白菜丝或者摊鸡蛋。我内向,语话少,就俩字:“哥”、“喝”!直到面红耳赤,晕晕乎乎。穿不上,但能缝缝补补过日子。穿着旧的、补的衣服觉得舒服,做件新衣不敢穿,穿出去,走路说话都不自然。补丁太多了,衣服太旧了,就买包煮青或煮蓝染一染,还蛮新鲜的。人说:笑破不笑补嘛!住不上,但能将就。上有老,下有小,一家六口人,住二十四平米的房子,我觉得蛮舒服的。因为刚来林区时,我家八口人才住二十二平米的房子,而且是板夹泥结构,这已经是砖木结构了。“不知愁”的日子里最令人发愁的是贫病交加。我家三位老人:姥姥、爸爸、妈妈,都年事已高,体弱多病。我每天都得往医院跑晚上还得陪护。这种生活开始时,我有些慌乱,但不久就平静下来了。我可以在陪护时看文件、写文章、处理内务,白天正常工作,给人的印象很轻松、很悠闲。

     “缄默”是一种浪漫。我的家世和我的工作造就了我少言寡语的内向性格。母亲有精神病,作为“老疯太太的儿子”,小时候是很受歧视的,很少有机会与人沟通。上学又早,同学们都比我大,哪有我说话的份儿。工作又早,特别是当秘书,要守口如瓶,要当领导的“美容师”,绝不可有“表现欲”。见了领导,笑笑,接着就是听,认真地听;然后就是写,反复地写。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。不说话倒成了我的优势,人们都说我“少言寡语棉和厚道”,老实人!当然,有一利必有一弊。也有人说我只能写不善讲,不易当领导。所以我当了十年秘书、十年办公室主任,二十年后才得以重用。尽管如此,我觉得缄默是一种很好的习惯,它使我有充余的思考机会,对付瞬息万变的复杂局面。

      “无事忙”是一种浪漫。工作紧张时,我忙而不乱,表现为无事可忙。闲暇时我紧张起来,表现为无事则忙。我这个人的兴奋点在领导交给任务。任务一下来,我马上兴奋起来,不想吃,不想睡,只想一气呵成,心里才痛快。为了筹备好一个会议,我可以三天三夜不休息,会议期间仍然精神饱满的参加各种活动。许多人都感到我的工作很清闲。当我离开这个岗位后,接替我的人对我说:“过去看你很清闲,我接过来后才知道,这摊工作又忙又累有难干好。”

       我在闲暇时干什么?我不喜欢打麻将,喝大酒,也不喜欢去歌厅跳舞,不喜欢剧烈的体育活动。于是,我把乐趣放到文化艺术上。我并不想成名成家,仅仅爱好而已。但这个“而已”并不轻松。搞点素描写生很随意,也很惬意。从外面写生回到家,余兴未消,还常常给父母作肖像画。画得像不像无所谓,自得其乐。但当别人发现我能作画时,难题就出现了。一次体育运动会要画十几张宣传板。从几个学校抽来美术教师,却没能按时画完。他们找到我,推迟不过,只得利用夜间作画。早晨大家看到多了两幅画。都说:“你一个晚上就能画两幅,神了!”其实我整整画了一宿。有一个时期林区兴起玻璃画热,许多人往我家送玻璃,我本来没什么美术功底,但又不好意思推辞,害得我不得休息,加班加点的干,生怕把人家的玻璃弄碎了,生怕给人家画坏了。你看这不是没事找事,“无事忙”吗?

       我用切身体会,谈了几种浪漫,又觉得这与现代浪漫不大着边际,好象并无诗意,也没幻想。

       要说诗意,我在中学时候倒是有个“小诗人”的美称。其实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什么是诗,只是赶上了大跃进年代,上面给学校压下任务,要求每天必须完成多少首大跃进诗章。同学们都很为难,有的忙着学习,有的忙着游戏。我既不愿意死抠书本学习,也不愿意毫无意义的游戏,那就写诗吧,反正大跃进诗篇会夸张有气氛就行。打油诗风格,加点唐诗韵律,我一天能写十首八首,蛮出奇了。这以后,同学们纷纷退学工作了,班里的人越来越少。每个同学离校,我都一阵伤感,写首诗留念,写些什么早就忘的干干净净。前几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初中同学,见面已经不相识了,于是他背出我赠给他的诗作。我很惊讶,这是我的诗吗?我会写诗吗?

       我因为写诗受到老师的批评之后,撂笔了。正在大跃进诗抄一本又一本的热潮中,我写了一首诗:“披星又戴月,春来人更勤,田头高炉火正红,工农齐双进。”从内容上看正符合大跃进的要求,但老师说:“你写的什么呀!炼铁高炉能到田头去吗?牵强附会。”实际上老师是因为我把他名字写进诗中。老师叫“齐双进”。从此,我不再写诗了,动员也不写了,以至于忘记了诗怎么写。现在回顾起来,我根本不懂得诗,瞎胡闹了一阵子。你说,这能算“富有诗意”吗?

       说到“充满幻想”,小时候有过幻想,就是幻想地母该亚显灵,给我勇气和力量,使我能够直面人生。从来没有成为思想家、政治家、企业家、科学家、文学家之类的幻想。我的父母没有给我勾画过人生蓝图,只希望我长大后能够养家糊口,万事不求人。我在校的学习成绩如何,我工作后的情况如何,他们不知道也不过问,直到他们离开人世,也不知道我做什么工作,有无烦恼和忧愁。因为这样的早期教育,我没有什么人生理想,远大抱负。参加工作前想当工人,参加工作后觉得当个小职员就满不错了,总是以一种与世无争的心态生活着。我真正开始写作是在不惑之年,作为一个林业企业的负责人,看到大森林里文化生活匮乏,人们的文化需求得不到满足。心里很着急,就动员大家创作文学作品。要把大家组织起来,自己必须带头,于是便一篇又一篇的写散文,写着写着,形成了兴趣,这笔就放不下了。散文是真情实感的文体,最具体现实性。我的散文大多着眼于大兴安岭的自然地理,森林资源、风俗民情、有科普、有游记、有生活感受,却无虚幻。你看了我的散文,能感到“充满幻想吗”?

       如果由此认定我的人生并不浪漫,我现在又不承认了。因为我对浪漫的认识与古与今都有所不同。我想应该允许人们从多角度理解浪漫,因为世界是一个万花筒,人生就应该五颜六色,那么浪漫形式也就自然丰富多彩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