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赏虚无之北岳  

2009-03-28 09:14:12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旷野聚焦 

 

渾源县,一个普通的农业县城。黄土地上生长着各种各样的庄稼。庄稼中以谷子最为耀眼。谷穗低垂着,似乎很自卑。为自己低产、上不得大雅之堂而惭愧。但就是这小米养活了我们的军队、我们的党,还多次受到人民领袖毛泽东的赞扬。

渾源县的四周,是高原沟壑和不长树木的土山。到处是细而粘的黄土,人们却不用他来烧砖。因为没有砖瓦,只能盖土房、壘土墙和挖窑洞。

汽车向南驶去,渐渐地不见了这土山土屋。先是风化的山石一闪一闪地过去,接着山体上出现了一层一层的巨大而完整的实实在在的石头,这就是北岳恒山。
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山崖中段的悬空寺。那飞檐斗拱,雕樑画柱的庙宇,悬挂在半山之中。上方几十米的巨石能遮住风雨,下方几十米的岩壁向里凹陷,凸显出诺大的寺庙。插进岩壁的木桩支撑着整个建筑群,支撑了上千年。有人说这个建筑群是古人爬到山顶,用绳索把人和建筑材料吊到半空,一点一点地开凿的。在这半空中凿石、打桩谈何容易!而且每根木桩的三分之二都打入岩石之中。有人说,大概是人们从地面搭绞手架建筑的。寺庙距地面七十余米,靠山壁便是一条河,河水湍急。在北魏时期的深山里搞这样宏大的工程,怎么可以想象?

我听到各种各样的议论,心里美滋滋的,骄傲的神情由然而生。因为悬空寺是大兴安岭人的杰作。北魏是从大兴安岭走出去的鲜卑人入主中原后建立的王朝。鲜卑人喜欢石雕。他们在大同开凿了云岗石窟、在洛阳开凿了龙门石窟。之后,便辗转到恒山,建了悬空寺。

悬空寺,三层庙宇,错落有致,完全是木结构建筑,没有使用一根钉子、一段铁丝。里面的佛像紧靠山壁,都是泥塑。鲜卑人信奉佛教,供的是释枷牟尼和他的弟子,以及各路菩萨。奇怪的是,这座庙里没有僧人。据说有史以来,历朝历代,一直没有僧人在此修身颂经。这使悬空寺更显空凌而神秘。

悬空寺是恒山的门户,驱车再行十公里,才到恒山的主峰。主峰,岩石裸露,却不象西岳华山以险称奇;少有树木,更不象东岳泰山以松称美。峰恋中时隐时现的道观,可算是恒山的一绝。我对道教缺乏研究,连寺庙里供的是原始天尊还是太乙真人也说不清。我只知道道教是以老子的哲学思想为基础的宗教。老子主张“无为而治。”“无为而治”不是什么都不干,而是尊从客观规律和自然法则。所谓道,就是事物的普遍规律性。《师说》中讲:“师者,传道,授业,解惑”,指的就是传播普遍规律,人们掌握了这个普遍规律,就能找到特殊规律,按规律办事就能成功,违背规律将一事无成。但庙里的道士们好像不讲这些,他们讲阴阳八卦,给游客看相算命。为了逃避算命,我匆匆走出道观。

别看恒山主峰高耸入云,却只在山腰中有6棵松树。这松树枝干粗壮、针叶茂盛煞是壮观。不知什么时候一个道士尾随我身后说:“这6棵松树都很有灵气。”我惊讶地回过头来,问:“灵在哪里?”他说:“你到树下自然就体会到了。”于是到了树下。仰视参天古树,遮天避日。正在研究他的灵气时,从树后又转出一道士,说:“请伸出你的手来。”这又是一个算命先生!我忽然明白了,这6棵松树的灵气就在于为这些算命先生敛财,聚宝!不过,我想这些人,虽然穿着道家服饰,不一定是真道士,也不一定真明道义。寻道寻到这里,我眼前一亮:道,原来就在自己心里。心中有道,懂得事物变化的规律、人生的规律,还用算命先生算什么命,防什么“小人”,找什么“贵人”!

我望着恒山极顶,那上面似乎什么也没有,一片空凌。不象南岳衡山极顶,因供奉火神而香烟缭绕,也不象中岳嵩山极顶,用万木葱茏而吸引八方游客。我不想再向上爬了。一个游客气喘嘘嘘从山上走下来。我向他询问在极顶的观感。他说:“山顶上什么也没有,但可以看到远处的山,层峦叠嶂;可以看到山间的庙,气宇轩昂,加上从山谷里升上来的朦朦云雾,好象一切尽在虚无缥缈中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