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观民俗于大淀  

2009-03-31 08:49:01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旷野聚焦

   那是四年前春夏之交的一天晚上,我到了北京,刚刚在旅店入住,段华就来看我。他同我和晓东闲聊,自然是聊些昆山髙岳、邓林扶疏之事。我打住了他的话头,问道“你最近忙写什么呢?”他说:“积功德的事呗。”“具体点儿!”“我正在整理孙犁先生的文稿,打算出版一套《孙犁全集》。”我说:“孙犁先生可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重要人物,怎么还没有出版过全集呢?”段华说:“要不怎么说是干一件积功德的事呢!”就这样,我们聊起了孙犁。聊孙犁就自然聊到了《白洋淀记事》。我感慨了一番之后,叹了口气,说:“可惜呀,我没有去过白洋淀。”“全国的大山大川几乎都让你走遍了,竟没去过白洋淀?”“我去过的地方是不少,一般都是从这个山沟出来,又钻到那个山沟里去。哪儿到过大平原?更何况白洋淀了!”“为了不留下遗憾,明天咱们就去白洋淀。白洋淀离北京不远,坐汽车用不了两个小时。”于是,我们约定,他明天开车接我们去白洋淀。

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段华就来了。我说:“怎么这么早哇?”他说:“早点走,不堵车。八点以后就是车流高峰,一个小时也出不了京城。”于是我们出发了。汽车出城以后,放眼望去,一片大平原。我在内蒙古经常到草原去。大草原一望无际,芳草碧连天。但也有坡地,有敖包。而大平原连土丘土岗都没有,一直绿到天际。平原上的庄稼长得十分茂盛,特别引人注目的是玉米。那玉米同内蒙古的玉米大不相同,内蒙古的玉米杆细苗黄,当然与土壤有关,而大平原上的玉米则长得粗壮,一人多高,叶子又肥又大,墨绿墨绿的,好像在冒油。一株一株,密密麻麻,怪不得人们把它叫做“青纱帐”。大平原上没有山没有林没有遮掩,抗日战争时期,人们就是靠这青纱帐同鬼子周旋,开展机动灵活的游击战。大平原啊,古老的大平原,仍然展示着勃勃生机。我醉了,沉醉在冀中平原上。

  忽然,汽车来一个大转弯,速度明显的慢下来。段华告诉我:“白洋淀快到了。”我向前面望去,玉米地的景色幻化为没有边际的芦苇荡。我一直在想:为什么这个地方叫做“白洋淀”呢?在我亲眼看到它的时候,忽然明白了。“淀”是指“水浅的湖泊”,“洋”是指“宽阔的水面”,“白”是指“芦花盛开的时候”。“淀”的字义是沉淀下来的淤泥,那淤泥上面一定是水了。白洋淀的水浅而阔,淀里长满了芦苇,遮住了湖面,偶尔见到纵横交错的白亮亮的水面,象林间的小溪。那芦苇高而密,像漓江两岸的凤尾竹,美极了。

  段华建议:“咱们不走旅游线路,那条线路只能看风光。咱们直接插入淀里,看看芦荡人家的生活,会更有情趣的。”我欣然同意了。于是,汽车沿着一条羊肠小道驶向芦荡深处。”路的右侧是淀里的芦苇,路的左侧是芦荡人家。低矮的房舍被高高的围墙挡着,什么也看不见。只见到家家户户的门楼修的都很漂亮,两扇漆黑的大门上镶着两个虎头门环,门下有一个高高的门槛,门的两侧有两块大小相等,花纹相同的石头。我说:“停一停,我想看看芦荡人家。”汽车停了,我们走到一家门前。段华告诉我:门前这两块石头叫“门当”,这两块石头必须大小相等,石头上刻的花纹必须对称。你听说过男婚女嫁讲究门当户对吗?这句话里的“门当”就是这样两块石头。我“哦”了一声,似乎有所领悟。大门开了,却看不到房舍,因为对着大门的是个影壁。一般人家的影壁,是用砖砌好后,再抹上一层水泥,然后在其表面画上象征性图案,或者文字,如:忠、义、福、寿等。这里的每户人家都有影壁。影壁源于迷信,阴朝的小鬼闯进人家,撞到影壁,就返回去了。因为鬼是走直道的。现在人们大多并不知道这个起源,已经变成了习俗。转过影壁,才看到他们的住宅。住宅比较低矮,却很宽敞,玻璃窗很大,室内挺明亮。转到屋后,有阶梯可直接下水,水边有小船,小船是他们的重要交通工具,他们来来往往,进进出出,运输货物,都使用小船。

   我问:“白洋淀里都是这样的堤坝上的村落么?”段话说:“当然不是。咱们一会儿上船,再去一个村庄。”不一会儿,车到码头。其实算不上什么码头,只是上船方便一些的地方。我们上了船。在水路上看两岸的芦苇,就更像竹林了,一层高过一层,节节高,把水路挤得很窄。水面本来就已经很窄了,人们还要用网栏上一块水面养鱼,航道几乎是一条线了。时而看到苇林里架出一座用芦苇搭就的小茅屋,那是看守鱼苗的养鱼人的临时住所。我们的船在行驶中,忽而从芦荡深处的小河叉子里窜出一只小船,忽而又消失在芦荡之中。这里真是打鬼子的好地方。我去过常熟,到过沙家浜,看见过那里的芦荡。那里的芦苇没有这么密,也没有这么高,芦荡的规模连这里的十分之一都没有,却有许多与鬼子斗智斗勇的故事。这么大的芦荡,这么大的淀,故事当然更多了,不然,怎么会有孙犁的《白洋淀记事》。

   想到《白洋淀记事》,《白洋淀记事》的场景就出来了。我们到了一个村庄,村头有个场院。五六个妇女坐在那里编苇席。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。苇眉子又薄又细,在他们的怀里跳跃着。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,风吹过来,带着新鲜的荷叶香。这不正是《荷花淀》里描写的场面么?我脱口说出:“水生的女人。”声音不大,那些女人似乎听到了,朝我笑了笑。我顺势同她们搭话:“水生呢?”“进京打工去了。”“他们到京城干什么工作呀?”“搞建筑,盖楼房。这些年,北京的楼房盖海了,有的是他们干的活!”“你们编的苇席银白雪亮、花纹又密又精致,市场上人们一定争着买吧?”“现在人们的眼眶高了,买苇席的人少了,编苇席挣不了多少钱。我们这些留守妇女,闲着也是闲着,编苇席也是个乐趣。要说挣钱,搞芦苇工艺品还行,编苇席扔掉的苇叶和芦花就足够他们用的。但技术要求高,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。”

   我们在村里转了一圈,村里真的没有男人。女人们心细,门前栽树,庭院种花,屋后种豆种瓜,有条有理,很是洁净美观。我们发现村子里竟然有一个商店,推门一看货架子上琳琅满目,日用百货,食品玩具,水果蔬菜,样样都有,还是个超市呢!商店里只有一个姑娘坐在床上收款。她是个残疾人,小儿麻癖后遗症。晓东姓商,对商品却不感兴趣,感兴趣的是姑娘案头的书。他翻阅着厚厚的两摞书,我们也凑过去看。多数是中国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作品。其中有孙犁的《白洋淀记事》、刘绍棠的《蒲柳人家》。她说,她喜欢文学,特别喜欢乡土文学。由于残疾,她不能闯荡世界,文学就是她的眼睛,她的心灵,她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她说,到白洋淀来的作家们一般都到她这个小商店来看一看,给她不少鼓励。前几天中国作家协会还来过几位作家呢!这时,段华插嘴,指着我说:“他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”“上次你没来呀!”“我在大兴安岭,祖国最北。”“哦,你是个森林文学作家。上次中国作协组联部的同志提到过你。我没有看过你的著作,下次来,能给我带几本么?”我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 白洋淀这个地方水浅、淤泥多,适于荷花生长。但我们这次去的季节不对,只有荷叶露出水面,没有看到荷花绽放,不过,还好,闻到了荷叶的淡淡的清香。我们也只看到芦苇的葱绿,没有看到雪白的芦花世界,不过,还好,闻到了芦荡人家的生活气息。四年过去了,我还惦记着白洋淀,水生们是否回到了家乡,水生们的女人是否满脸羞涩的进京去看过那些水生。那位残疾姑娘是否看到了我的森林文学作品。我真想再次走进白洋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