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莫斯科郊外的晚上  

2009-04-12 20:34:56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长焦山外山

 

莫斯科,美丽的森林城市。从机场到市中心,我们坐着大巴,一路观光。森林,一棵棵挺拔而苍翠的西伯利亚红松扑入眼帘,我好像看到了希什金的油画创作《松树林的清晨》;一棵棵粗壮而俊俏的俄罗斯白桦在身边闪过,我好像看到了一群穿着布拉吉的俄罗斯妇女在唱《白桦树》。我敢说,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首都,拥有这么大的森林。时值金秋,那森林五颜六色,艳丽多彩,给莫斯科穿上了迎宾的盛装,令我们激动万分。可惜的是,我们匆匆走过了这迷人的莫斯科郊外。我们游览了莫斯科红场,参观了克里姆林宫之后,便去了圣*彼得堡。从圣*彼得堡回来,留给我们在莫斯科逗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许多人主张参观一下莫斯科市容,逛逛街,修整一下,准备回国。有的人强烈要求去托尔斯泰庄园,我当然也想去,又怕违背大多数人的意图,就问:“从莫斯科到托尔斯泰庄园多远?”谁也答不上来。又问:“我们坐大客需要几个小时?”导游的俄罗斯小伙子说:“往返全程大约五个小时吧。”我说:“我的意见是明天早上去托尔斯泰庄园,请团长定夺。”

就这样,第二天我们匆匆的吃过早饭便启程了。我们走了三个半小时,还不见托尔斯泰庄园,我对导游说:“怎么还不到啊?”他说:“托尔斯泰庄园在一个叫‘图雅’的地方。大家注意路标。”我说我曾经看到一个低矮的标桩,上面用俄文写着‘图雅’,大概走过去了。”司机说他也没到过这个地方,有可能走错了。于是,给公司打手机,认定已经走过头了。车又往回返,到了有“图雅”标桩的地方,又开过去了。我喊了一句,司机不信,因为标桩太矮,司机没看到。就这样转来转去,直到下午三点多,才到达小镇图雅。我们向当地人打听托尔斯泰庄园在哪里?人家反问;“哪个托尔斯泰”“大文学家呗。”我想,托尔斯泰的乡亲怎么连这个世界顶级的文学泰斗都不知道?原来俄罗斯有三个叫托尔斯泰的文学家,一个叫阿历克塞*康斯坦丁诺维奇*托尔斯泰,写有《谢列勃里亚尼公爵》,历史剧三部曲《伊凡雷帝之死》、《沙皇费多尔》、《沙皇鲍里斯》。另一个叫阿历克塞*尼古拉耶维奇·托尔斯泰,写有《苦难的历程》、《彼得一世》、《伊凡雷帝》。再一个叫列夫·尼古拉耶维奇*托尔斯泰,写有《战争与和平》、《安娜*卡列尼娜》、《复活》,早年还写过《塞瓦斯托波尔故事》、自传体小说《童年》、《少年》、《青年》和《一个地主的早晨》。这三个托尔斯泰都出身贵族,都是十八世纪著名作家。我说:我们要找的是列夫·托尔斯泰。列夫·托尔斯泰庄园就在图雅附近的一片坡地上。莫斯科的晚秋,太阳落得早,进了庄园,天就有些暗了。这里是莫斯科的远郊,我们在这里度过了一个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。

庄园坐落在缓缓的广阔的山坡上,山下是一派田园风光。远处隐隐约约可见星星点点的鸟巢似的小村庄。我们向山坡走去,进入了森林之中。庄园的森林不象我国私家园林,也不象俄罗斯皇家别墅,没有人工修剪,也没有艺术雕琢,纯粹的自然。农田旁,山林边,有一趟长长的马厩,农民们牵着高头大马从落霞处走来,进入马厩时,还深情的拍拍马的头。马厩是一座陈旧的木板房,每匹马都有一个单间,可见主人的富足。这里的树木稀疏,树枝虬屈,树冠肥大,树下那条田间小路逶迤蜿蜒,伸向天际。多么悠闲,多么宁静!很有陶渊明归田园居那种诗情画意。

我们转过身来,向山上走去。林间的路,依然是天然的土路。这里的树,阔叶林多于针叶林,在凉爽的微风中飒飒作响,五颜六色的叶子铺满了山野,走在上面软软的,惬意极了。天光从林间透过来,更显现秋的画面。红的,枫叶;黄的,桦叶;紫的,赤扬叶,还有许多叫不出名来的树叶,增加了许多色彩。落叶很多很多,很厚很厚,比波斯地毯还美。在这天然地毯上漫步确实是一种享受。俄罗斯男女在这里游玩,似乎一点时间概念都没有,甚至希望夜幕的降临,那会更幽静、更神秘、更恬适。

我们在密林深处,找到了托尔斯泰的坟墓。在森林里辟出一小块墓地,长方形的灵墓,人工植上去的草坪,绿茵茵的,格外显眼。墓地里没有墓碑,没有雕像,当然没有铭文,没有生平介绍了。他,一个世界级的大文豪,就这样同大自然结合在一起。

踏着凉爽的秋香,我们来到了托尔斯泰的故居。一座俄式木刻楞房屋,已经很陈旧了,木方之间的苔藓枯死一茬又一茬,屋顶长出了蓬蒿和杂草。木屋的旁边,盖了一座宽敞而明亮的新式建筑,这就是托尔斯泰故居陈列馆。遗憾的是,我没有参观这个陈列馆。因为我的老式相机没电了,需要更换电池,我跑着去买电池,可小卖部在庄园之外,很远。等我跑回来,大家已经从陈列馆里出来了。我又一次到木屋旁,仔仔细细的观看,想要看出点新意来。但最后的结论是:一个土地主的私宅,既不豪华,也不宽敞。不过,就是这个木屋培育了一个地主阶级的叛逆者。他从木屋走出去,在高加索从军,参加塞瓦斯托波尔之战。回来以后他又试图解放自己领地的奴隶,却得不到农民的信任,没能成功。他在这个木屋里写出了大量惊世之作。他的创作时期长达六十年。他的作品深刻反映出,以宗法观念为基础的农民世界观的矛盾:一方面无情揭露沙皇制度和新型资本主义的种种罪恶;另一方面又想以平均主义的小农社会来代替沙皇制度。他的思想意识和文学创作,与这个小木屋,以及这个大庄园,有着直接关系。

天色越来越昏暗了。在夜色中,在静静的思考中,在无言的深情中,我们返回了莫斯科。我们吃晚餐时,已经是晚上八点。从早七点出发,到晚八点归来,十三个小时水米不沾,大家没感到饥渴难耐。都说:托尔斯泰庄园的森林和田园可谓秀色可餐,托尔斯泰的生活和作品脍炙人口!我们还能有饥饿感么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