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杨子  

2009-05-11 08:56:59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近焦山里巴人

 

林业局党委新调来一个勤杂员。勤杂员的调出调进,本是正常的事,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但新来的这个勤杂员,是个男孩子,打破了以往的惯例。大家免不了议论一番。

据说这个男孩子是白书记到林场检查工作时相中的,当天就把他带回来了。白书记说,他很早就想找一个男勤杂员,一直没有合适人选。过去给领导端茶倒水、擦桌子扫地的,都是女孩子,时间长了,往往传出一些绯闻,影响领导形象。

那天,白书记到了林场,一进院,,就有人恭恭敬敬的给他开门,把他迎进会议室,给他沏茶倒水,然后说:“大爷,您先喝茶,我马上把主任找来。”白书记说:“让你们书记和主任一起来!”书记和主任一进门,白书记就问:“刚才那个孩子是干啥的?”林场书记说:“咋了?”“没咋的。我看那孩子太小,不象林场干部,到很热情。”林场主任赶忙接过话头:“他是林场的勤杂员。”“你们林场多大呀,还配个勤杂员?不像话!”林场主任赶紧解释:“这个孩子很可怜,他爸爸去年在四十二林班采伐时,被‘回头棒子’打死了,工伤,这孩子十六岁就接班了。我们觉得孩子太小,干不得重活,就暂时安排到林场机关干零活。这孩子很有眼力件,很勤快,挺招人喜欢的。”白书记说:“是吗?不说他了,咱们书归正传。”于是,开始研究工作。

晚饭是在林场吃的。吃饭时,白书记忽然说:“你们那个小勤杂员怎么没来?”林场主任说:“我懂规矩,哪能让勤杂员来陪领导吃饭!”“不对,今天你得把他找来。”“那好,既然老领导喜欢,那就叫来吧。”一会儿,小伙子来了,站在一边,林场主任说:“白书记喜欢你,特别邀请你,给白书记敬酒哇!”小家伙立即活跃起来,斟满酒,举过头,白书记却说:“慢着,我先问问你,今年多大了?”“十七。”“现在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“妈妈和弟弟。”“弟弟多大了?”“十六。”“好了,书记主任都听着,我今天把这个孩子带走,到林业局党委当勤杂员。”林场书记主任惊得站了起来,一拍大腿:“好哇!杨子,你高升了!”白书记问:“他叫什么?”“杨子,杨中天。”“哦,杨中天,杨子。”白书记转过头来,刚要同杨子说话,杨子却抢先说道:“大爷,白书记,我三生有幸,得到老人家的恩惠。杨子一定好生伺候您。我敬老人家三杯。”白书记说:“话不能这么说,你到党委当勤杂,不是伺候我。应该说一定把工作干得更好。”杨子说:“白书记说得对,我一定把工作干得更好。”接着他们便狂喝起来,直到酩酊大醉。从林场到林业局坐了两个多小时的汽车,白书记居然没有醒酒,大家扶他进屋,他还说:“这是哪个饭店哪?”

杨子虽然个子小了一点,身体瘦了一点,但浓眉大眼,很有精神。薄薄的嘴唇,嘴角上扬着,总是微笑的样子。初来乍到,大家都很喜欢他。渐渐的,大家发现他有个毛病,特爱交友。来党委工作没几天,却交了一大群酒肉朋友,到了晚上,不是你请我就是我请你,时常喝得烂醉。回不了宿舍,就在领导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一夜。同事们发现了,劝他,他也不在乎,又不好把这事告诉白书记。时间长了,习以为常。有一次,竟然把朋友们领到会议室里打打闹闹,更夫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哄走,他还和更夫动起手来,把更夫的手抓破了一块皮。第二天,更夫把这件事告诉了白书记,白书记当即火了,把杨子叫来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。要不是李书记说情,就把他退回去了。按照李书记的意见,孩子还小,给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。可是不久他又喝醉了,说他是党委的干部,谁敢惹他决没有好饼子吃。那些小哥们说:“我们就不信这个邪。这么长的时间你给我们办什么事了?揍你狗日的!”人家追着打。他跑到办公大楼插上大门,直接进了白书记办公室,竟然倒在沙发上睡着了。等更夫把那帮泼皮们赶走之后,再去找他,更夫听到白书记办公室里发出响亮的鼾声。

早晨,白书记走进办公室,办公桌收拾得很整齐,地板擦得很干净,连沙发罩也换了新的。不由得说了一句:“男孩子当勤杂员,很好嘛!”这时,有人找白书记,杨子把他送了进来。白书记让他坐在沙发上,杨子马上沏了杯茶敬上来,“请喝茶!”那人略微欠欠身子,想要坐下,却又站起来,换了个位置,坐下了。杨子把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看在眼里,脸“刷”的一下白了,头上渗出汗珠,接着脸又红了起来。好在白书记只顾招待客人,没有注意杨子的脸色变化。杨子赶忙退了出来。客人走后,白书记忽然吼了起来:“杨子,过来!沙发烧了这么大的窟窿,还把它罩上。你说,怎么烧的?”“昨天晚上,我喝醉了,躺在您的沙发上点棵烟,想抽,却睡着了。半夜时,我忽然觉得什么东西烫了我一下,醒了。满屋子的烟,我打开灯一看,坏了,沙发烧了个洞。赶紧用水浇灭。我又打开窗子,把烟放掉。我把房间收拾干净,天亮了,没办法,只得拿出一个新沙发罩,把沙发罩上。”没等杨子说完,白书记就烦了。“别说了,窝窝头踹一脚——不是块好饼!收拾收拾,回家吧。”这次,白书记真的下了决心,一定把杨子退回去。不论杨子怎么哀求也无济于事。李书记过来了,他说:“白书记,这件事由我处理吧。杨子,过来,我和你谈谈。”

杨子到了李书记办公室。李书记说:“为了让你接受教训,我打算给你调出党委机关。在调动之前,要弄清你到底犯了一个什么错误,犯错误的思想根源是什么。你本来是个好孩子,大家都喜欢你,可你现在吹牛、打架、酗酒,人家叫你虎杨子,知道吧?你先写个检查吧!”杨子说:“我文化底,写不好。”“写不好也得写,到了这个时代,当个新文盲,行吗?明天早上,把检查交上来。”这回杨子是真傻眼了,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写检查。写了一遍,不行,重写。重写一遍,不行,再写。最后李书记这关,总算通过了。“算了吧,不难为你了,你已经认识到,是虚荣心使你一步一步变坏的。到党委当个勤杂员就想摆一摆,就想当个孩子王,就想大吃大喝,了得吗!你是需要下到基层,吃点苦,受点累,磨练磨练自己。你说吧,你的打算?”杨子说;“请领导考虑,不要让我回林场了。我从那儿调到党委工作,又给退回去,多不好意思。”“看看,这不是虚荣心吗?”“是。但我有个干事业的想法。如果我能调到农场去,我想把那里废弃了的房子利用上,养兔子。现在市场上兔皮可畅销了。”“你怎么知道的?我家邻居韩大爷就养了不少獭兔。在林场时我常去帮他干活。”“那你先回家一趟,和你妈商量商量,你妈同意了,就来办手续。”不久,杨子办了手续,到农场报道去了。

农场距林业局最远,在森林与草原的结合地带。林业职工很少到那里去。农场边缘有个自然屯,住着三户人家,靠农耕和捕鱼生活。杨子选中了这个“世外桃源”。在这里他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的为人处事、生活愿望、社会理想。在这里他可以不受干扰的干自己想干的事情。农场很快批准了他的养兔计划。他也很快的把老韩头[就是他的邻居韩大爷]请出山,又在农场挑选一名农工[小青年],把一栋稀淌哗漏的破房子做了简单的维修,养兔厂就成立起来了。农场答应这栋房子可以无偿使用,可以给他们按农场的最底标准发放工资,开业前农场投入十只种兔的资金。如能盈利,农场酌情给予奖励,如亏损,自行负责。

杨子用农场拨付的资金,买来了十只优质的纯种的獭兔,放到自制的笼子里。白白的绒毛,红红的眼睛,长长的耳朵,短短的腿,早就撩拨得杨子心花怒放了。夜间睡不着,他就到兔舍去,给兔子喂草喂料。韩大爷看见了,把他拦住。“给兔子喂草喂料都要定时定量,必须科学喂养。”杨子从小就把韩大爷看成神仙,没有他不懂的事,没有他不会干的活。韩大爷在林区开发初期是个兽医,那时主要是给牛马治病,后来林业机械化了,他就给家畜家禽治病,左邻右舍头疼脑热也找他。退休以后,他在家里养兔养鸡养鹅养狗,日子过得可红火了。他愿意帮人,邻家的事,就象自己的事一样,邻家的孩子也象自己的孩子一样。对韩大爷的话,杨子当然言听计从了。四月间,韩大爷说:“獭兔在乍暖还寒的时候最难将息,你到哈尔滨去买点疫苗吧。”他把疫苗买来了,给獭兔用上了。接着从林业局传来消息,许多养殖户的獭兔几天的功夫就死光了。杨子忒佩服韩大爷了,未卜先知,神了!接着,韩大爷又教他给獭兔人工授精的技术,使獭兔在发情期及时怀胎。这样,他们的獭兔一年五次怀胎,每次每只生八至十胎,成活率百分之百。一年过去了,四百多只獭兔,房舍不够了,饲料不足了,消毒检疫也跟不上了。韩大爷告诉杨子,赶紧给农场打报告,要求扩大兔舍,增加饲料,出售种兔。农场决定把养兔厂前面的旧仓库腾出来当兔舍,允许他们自行联系,出售种兔。杨子第一次高兴得蹦了起来。“农场领导英明!农场领导英明啊!”第一批种兔卖出去,就挣了一万多。这几年农场一直亏损,见到了回头钱,哪能不高兴。农场领导一高兴,决定把这一万多元留给养兔厂扩大再生产。这样一来,养兔厂越办越好,名声越来越大。第二年他们成了林区的养兔基地,专为林区各地提供种兔。看到这种情况,杨子兴奋极了,可是韩大爷却说:“咱们的养兔厂要长久的办下去,光靠卖种兔不行,必须进入皮草市场,卖兔皮。”杨子听话,立马对皮草市场进行调查。经过调查,他看到了獭兔的市场走势。种兔市场开始萎缩,獭兔皮毛开始走俏。他们研究杀兔子、打皮子、联系皮货商的问题。正在这时,林管局安排在林业局召开林区经济工作会议。皮货商取货来了,必须杀兔子了。兔肉咋办?哪个饭店一下子要那么多兔肉?还是韩大爷有办法。他说:“买皮子的钱,已经把兔肉的钱挣回来了。我看可以把兔肉无偿送给会议。这样,可以扩大养兔厂在林区的影响,带动林区产业结构的转变。还可以促进林区獭兔企业的联合,獭兔生产规模大了,才能有更大的吸引力,更好的占领市场。”这番话,高屋建瓴,杨子是想不到的。不过,杨子脑瓜很灵,马上意识到韩大爷想的不仅仅是农场的养兔厂,而是整个林区;不仅仅是养兔厂的今天,而是养兔企业的未来。杨子说:“这个主意忒好了,我马上向农场请示。”农场很快答复:同意你们的意见,会议已经开幕。抓紧宰杀獭兔。

兔肉送到了会议的餐桌上,晚餐的气氛格外热闹。林业局长梁实给大家敬酒:“今天晚上,餐桌上的各种菜肴都是我们林业局的土特产,没什么好东西,大家对付着吃吧。这酒,也是孩子们造的,可惜我不会喝酒。” 他一把将行政科长拉过来,对大家说;“这小子行,有尿,大家喝吧!”于是,宴会上,荤的素的都来了。一位会议代表拍着梁实的肩膀说:“今晚每个桌上都有一只清蒸兔,看来你们林业局兔子多呀!”梁实马上回击:“是呀,是很多,都是外来的。”席间,大家纷纷要求参观养兔厂,梁实局长一再谢绝:“养兔厂太远,路况又不好,还是别去了。”“怕我们把经验偷走吗?”“我们有什么经验!养兔厂是一个小青年白手起家办起来的,破破烂烂的,没啥看头。”最后还是林管局局长拍了板:“明天早上,梁局长派两辆大客,大家都去参观农场的养兔厂。

上级领导的决定,梁局长必须坚决执行。当夜召开紧急会议,劳动服务公司、农场、相关科室领导都参加了会议,会后分头行动。劳动服务公司把木板连夜送到养兔厂,农场连夜组织人力给养兔厂钉木板围墙,医院还捎去三件白大褂和一些消毒药品,而杨子被圈在屋里准备迎接会议代表的讲话稿。杨子说:我文化不高,写不好,讲不了,把我圈到天亮,也完不成任务。没办法只好让农场干事代写,杨子指挥大家清理内外卫生。终于,会议代表到来之前,一切安排妥当。只是杨子的讲话稿,怎么也念不顺当。劳动服务公司领导说:“算了吧,别难为他了,让他随便讲吧,农场领导多讲点。”

会议代表下车了。杨子三人穿着白大褂,列队欢迎。林业局领导向大家介绍:“这就是养兔厂厂长杨中天。”然后对杨子说:“给大家介绍一下养兔厂吧。”杨子慌了,摆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。白书记说:“这孩子面矮,过去是党委的勤杂员。主动要求下到农场养獭兔。 杨子,你说说,你怎么把这个养兔厂搞起来的?”杨子慢吞吞的说:“我首先做了市场调查,发现獭兔在皮毛市场中占有重要位置,就把韩大爷请来,根据獭兔的生长规律,及时接种疫苗,严格兔舍卫生,进行人工授精,从十只獭兔开始,发展到现在,已经八百多只了。我们卖种兔二百多只,打皮子二百多只,现在还有四百多只。”说到这儿,停顿一会儿,又说:“欢迎各位领导光临指导,感谢各位领导的关怀,请大家进去看一看吧。我们没有办公室,不能让大家坐一坐、喝点水,向大家道歉了。”他给大家鞠了个躬,全场一片掌声。于是他领着大家参观。人们纷纷议论,“一个勤杂员下来,能干这么大的事,了不起呀!”“你看,那小伙子多精啊!”

林区经济工作会议结束了,林业局的会议开始了。他们逐项研究林区经济工作会议决定事项的落实。当研究发展非林非木产业时,梁局长对养兔厂提出特别要求:“养兔厂这一炮打响了,一定把它做大做强。张局长,你同劳动服务公司认真研究一下,它的规模太小,地位太低,要抓紧解决。”按照梁局长的要求,张副局长同劳动服务公司很快拿出一个方案,报梁局长批准实施。他们认为,养兔厂现在是的劳动服务公司的下属的农场开办的养兔厂,上面的管理层次过多,不利于林业局实施领导。于是,决定将养兔厂划为劳动服务公司的直属单位。劳动服务公司是准处级,养兔厂就是准科级。为了适应养兔厂扩大规模的需要,健全养兔厂的领导班子,可设书记一人,厂长一人,副厂长一人,下设行政股、财务股、管理股、技术股、销售股。干部总计十二人。劳动服务公司要在十日内把人配齐。他们找杨子谈话,首先介绍了养兔厂体制改革方案,然后说:“我们考虑到你在养兔厂创业阶段的贡献,可以提任厂长,现在征求你的意见。”杨子想了想,说:“这么一个小厂,搞这么大的机构,用这么多的干部,合适吗?”“这是林业局批准的方案,必须这么办。我们不是征求你对方案的意见,而是征求你对当厂长的意见。”“那,让我考虑考虑吧。”“你必须尽快答复,不要影响整个人事安排的进程。”“好,下午吧。”

杨子匆匆的来找韩大爷商量。韩大爷听了,很惊讶。“林业局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呢?这么庞大的机构,非把养兔厂压跨不可。我们的养兔厂本应是小型民营企业,却套用老国企模式。这样一来,人是多了,声势也大了,但人们不往养兔上想了,他们想的是当官,是捞钱,不会把厂子办好的。如果你想当官,这是难得的机会,由普通工人一下子就成了副科级干部。如果你想干事业,那就麻烦了。你自己考虑吧。实行这样的体制,我就不能继续在养兔厂了,因为我是退休干部,林业局早有规定,不允许退休职工返聘。我就不能再帮你了。”杨子说:“大爷,我明白了。”他立即答复了劳动服务公司领导,不当养兔厂的厂长。这个消息传出去,许多人都说:“杨子又犯虎了。”可杨子却觉得比以往更清醒了。

韩大爷要回家了,与杨子告别。他问杨子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杨子说:“昨天,我去自然屯,与王玉商量,打算办个养鹅场,他们三家入股,能投三十万。我们打算以它为基地,逐步发展成鹅业公司,不仅养鹅,还搞鹅肉加工,成品销售。”韩大爷说:“你是怎么与自然屯联系上的,他们都是农民,可靠吗?”“我想,没问题。过去他们是‘盲流’,给我们打工,造林,我们还不愿意要,现在我们给他们打工,铲地,他们欢迎。一天四十元,还管午饭和晚餐。去年夏天,我同几个农工去给他们铲了一次地,认识了王玉,她漂亮、能干,养了二百多只鹅,很通养鹅的道理。那次我想在她那里买点黄豆,给兔子加料。她说:‘用黄豆喂兔子成本太高了吧?我看完全可以把豆杆豆皮砸碎,作兔子的添加饲料。那就不用花钱了。我就是这样喂鹅的。鹅吃了碎豆皮,不拉稀,专长肉。你试试吧。’咱们不是也用这个办法喂兔子了吗?”韩大爷点了点头,说:“我支持你,我也入一个股,把我的退休金拿出来,十万。”杨子一把搂住韩大爷,“大爷,你真好!”

两年过去了,养兔厂真的跨了。他们舍不得给獭兔打疫苗,一个晚上,上千只兔子,都死了。在总结教训的时候,领导层认为,教训在于养兔厂的党政工青四套班子不健全;而养鹅场不仅存栏五千,而且孵化的鹅雏销遍林区和草原,正在向鹅业公司的方向迈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