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风与景  

2009-05-28 10:30:00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心的快门

       

城里人爱景,山里人爱风。

在城里,楼与楼之间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,也要堆个假山,挖条小河,栽上几棵树,种上一片草,整景。栽了树,又不让它长高,不断的修剪,弄得它弯弯曲曲、枝枝杈杈,病态。种了草,也不让它长大,隔三岔五就用割草机刷茬,弄得它没有一个完整的叶子。这叫美!

城里人进山一看,惊呆了。这山,这水,这森林,这山泉,这景色,帅呆了!于是纷纷题词:回归自然,从返自然,珍爱自然。我说:你们长期留下来吧。他们却摇了摇头:不,这里的山风太大。其实正值盛夏,哪有多大的风,他们是怕在这里生活不便,怕遭遇野兽,怕没人欣赏那些华贵的首饰和服装。风不过是个借口罢了。

我在山里生活了一辈子。我喜欢山里的风。小时侯,陪着我们玩儿的只有风,他常把我们的头发抓挠得稀烂,再撒上一些尘土和草屑。甚至在我们身边刮起旋风来,让我们不停的喊叫:“旋风旋风你是鬼,三把镰刀割你腿”。其实我们一把镰刀也没有,不过,喊着喊着,旋风就没了。当然我们回到家里,免不了受到妈妈的嗔怪:这孩子太淘了,赶快洗澡吧。尽管山风象顽皮的孩子,喜欢和我们搞恶作剧,但孩子们都喜欢它。春天,它象一只温顺的小花猫,亲亲热热的依偎在你身旁,一会儿贴贴你的脸 ,一会儿摸摸你的手,你会觉得暖暖的、痒痒的,心里甜甜的。夏天,当你汗流浃背的时候,它来了,好象带来一桶井拔凉水,用小手轻轻的撩到你的头上、脸上、身上,清爽得很。秋天,它带来野果发酵的醇味,让人微微陶醉。冬天,我们被关在屋子里,听到风在呼叫:天太冷了,雪太大了,小朋友们,我不陪你们了,你们在家猫冬吧!多好的山风啊,真够哥儿们意思。

十七岁那年,我参加工作了,分配到大森林里的一个工段。我又瘦又小,却穿了一件过膝长的大皮袄,蹬上一双没膝高的大毡疙瘩,带上一顶大狗皮帽子,整天在山里转。风助纣为虐,卷起沙粒一样的雪花打在我的脸上,火辣辣的疼。还常常刮得天昏地暗,使我辩不请方向,迷了路。是工友们迎着风雪,呼喊着,把我找回来的。那时侯我特恨这山风了。但一个冬天过去以后,我长高了,身体也壮实了,反而觉得山风不但能使树木成长,而且能催人成熟。

我发现风是天下第一媒婆。每到扬花时节,风便白天黑夜地忙个不停。由于它的蛊惑,花儿们释放了自己的欲望和风情,终于产生了种子。风又不厌其烦的把种子播撒到山山岭岭的每个角落。风对野生动物也是这样,传递各自发出的气味,虽然有些气味很难闻,但风并不在乎这些,因为它知道,这种气味正是动物求偶的信息。经过它的撮合,许多动物成双成对,缠缠绵绵,配偶好逑。没有风,这山林里哪有这么多的代代相传的物种,这里该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不老的风,一拨一拨的吹着,吹了几千年,几万年。它把高山剥蚀得壁立千仞,在山石上还雕刻上各种各样的图案,有人说那是赤脚大仙留下的脚印,有人说那是天鹏元帅摔耙子的印记,有人说那是王母娘娘用簪子挫的痕迹,有人说那是北窟仙人修炼的石洞。想象和传说终究不是事实,这些石洞、印记、图案,都是风的杰作。山上那些花草树木,盛衰枯荣,也是风的杰作。风的杰作是景,景的灵魂是风。所以,人们把风和景合在一起,叫做风景。

秋天又来了,风把五颜六色的树叶吹落了,只剩下树的枝干,人们说:这叫“风骨”,故名思义,那是风的骨骼。郑板桥说的更妙:“删繁就简三秋树”。是风精简了树木,把树的桂冠,饰品统统剥去了,显露出它的真实的身体。不论是多么贵重、多么华丽的树,去掉各种形状的叶子,各种颜色的花果,都是这样,没什么好看的。它和人所不同的是,树虽然光着身子,却能够过冬,冻不死。严寒一过,它又雍容华贵起来。

风把我的满头黑发吹去了,吹得前额亮光光的,人们戏说这叫“前途[秃]光明”,有人说这叫“聪明绝顶”。哪来的光明呢?哪里来的聪明呢?我想,这是进入老年期象征,自己得有自知之明。人到老年一要争取健康;二要有积极的心态;三要和谐相处。我现在不过是删繁就简而已,摘了那顶压在头上的使自己喘不过气来的帽子,甩了那个套在脖子上的花里胡哨的花环,露出一个普通老人的本像。我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嘛。不过,是一个被山风吹了一辈子的老人。什么样的风都经受过。山风吹了我一辈子,总得悟出点什么吧?我想了又想,觉得最大的收获是,知道了人是自然之子。世间万物 ,包括人,都是自然所生。人类应该善待自然,孝敬自然,保护自然。同时还要和自然界的万物和谐相处,他们都是自己的兄弟姊妹嘛。不要企图“主宰”自然,也不要在自然所生的物种中充当“霸主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