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生从夜里走来  

2009-08-14 22:39:15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我特喜欢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,我常常搬个小板凳,坐在房门前,盼着,盼着,盼着火烧云从西北出现。当整个世界静下来的时候,姥姥和妈妈带着田禾的清香归来了,姐姐和哥哥带着校园的欢乐归来了,我们家里便喧闹起来。晚饭后,姥姥拉着我的手:“扯大锯,拉大锯,姥姥家门口唱大戏。小外甥也要去,羊肉包子摆上来,不吃不吃吃一百。”“吃一百不就撑死了吗?我可不去姥姥家!”姥姥说她没家,就给我讲瞎话。“瞎话,瞎话,讲得没把。三根牛毛,擀成毡袜,爹穿三冬,娘穿三夏,补了补,又给娃娃做个小褂。”我不信!于是,妈妈就过来给我讲“乌鸦反哺”的故事。我问:你不是说“山老鸹,尾巴长,娶了媳妇忘了娘”吗?妈妈说:“那是乌鸦长大以后的事。”“哎呀,我可不要长大!”妈妈又给我讲“公冶长听鸟语”的故事,我问:“鸟为什么要骗公冶长?”妈妈说:“因为他不守信誉。”我想公冶长不过是忘了他的承诺,看来,承诺是忘不得的……

       夜使我小小的心灵里出现了思考,甚至把思考带进梦乡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候的夜该多么恬然!

       后来,我背上书包上学了,越学课程越多。每到最后一节课,我便不安起来。盼着,盼着,盼着放学的钟声响了。我蹦蹦跳跳地跑回家来。晚饭后,我和姐姐哥哥围着一张桌子做作业、做习题、读课文、练书法,真有那种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乎”的感觉。课堂上大家听老师一个人讲,生吞活剥,没有夜读怎么消化得了。我真觉得夜是溶解知识的大海,我们就象抓起一把把盐不停地放到水里煮,熬呀熬,盐融化到水里了,咸滋滋的。那么多咸水,不是海吗。

      长大了,回到家里,一下子轻松了许多。日里那各种各样的面具被丢到一边,我就是我!夜是心灵栖息的好去处。躺在被窝里,什么都不去想,歇息了,象倦了的鸟儿,在巢中栖息一阵;又什么都去想,让灵魂张开翅膀,飞吧,飞到哪都行。明明知道那是太虚幻境,但还是要飞,从而得到心理的平衡,心理的满足。

       渐渐地我从虚幻又走进现实,世俗的污秽被夜雨冲刷的干干净净,纷乱的心绪被夜风梳理得条理分明,黎明之后我便是一个新人。

       人的一生,多半是在夜间度过的。夜默默地支撑着白日的人生。夜该有多好啊!

       夜的真实,是白昼望尘莫及的。就是最容易藏匿的灵魂,在夜里也会赤裸裸地袒露出来,返璞归真,重返伊甸园。正所谓“床上无英雄”,人们办自己想办的事,决不忸怩作态。贼都是如此,况且好人。以那张黑幕为背景,人们在表演着真实。即使月亮看得笑弯了腰,人们还是在真实地表现着自己。我这时才理解了鲁迅,理解了他为什么赞美夜。不过我不会写杂文,也不懂得他讽喻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 徜徉在夜的温馨中,没有伤心劳体的奔波,没有蛊惑人心的烦躁。夜给人的是爽爽的淡泊,冥冥的坦诚。漫漫的夜令我喜欢,喜欢出一个“特”字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