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南山榛林  

2009-09-21 22:01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“有素食的特色菜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有。炸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吓了一跳。接过菜单一看,原来是“炸榛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榛仁也能炸着吃,那就来一盘吧!

        炸过的榛仁,失去了原来的味道。我品味着,寻觅着过去的感觉,终于回到了童年。

        童年的南山是神秘的。我家与南山虽然只隔一片农田、一条路,但只能遥遥相望。每天上学读书,放学做作业。还要参加大炼钢铁——砸铁矿石,参加大搞林化——炼桦树皮油。没有时间多想南山是什么样子。可是文学却很能撩拨人心:“……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采你的菊倒也罢了,还“悠然见南山”干什么!老师说,那“见”同“现”,无意之中,南山便显现在眼前。“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。”福像水一样渊源不断,还必须是东海的水,难见东海在流动。寿比松树百年不老也就可以了,为什么非要南山的松。我真不明白诗人们怎么那么热恋于南山。古人、诗人、文人的渲染,我感到南山太神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终于,在我初中毕业的那个秋天,妈妈允许我同小伙伴们上南山了。远看南山古木参天,蓊蓊郁郁,煞是壮美,雄浑。怪不得现代京剧唱:“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。”可是到了山脚下,情况截然不同了。看到的只是粗黑的树干,引不起我们的一点兴趣,却是那些林间小植物在勾魂摄魄。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榛林,充满林下的一切空白。榛树是小灌木,与我们一般高,丛生,密密麻麻。细细的枝干藏在肥大的榛叶里,只见一片墨绿,我们钻到榛林中,谁也看不见谁,凭着呼喊相互联络。在绿的海洋中,我们终于发现了珍宝,它被一层层绿叶包得严严实实,像是绿色的小橄榄,藏在绿叶中。一旦发现,就感到处处都是,多得很。小伙伴不停的采摘,先是呼喊着:“我这里有榛子!”“我这里榛子多!”“我这里榛子厚!”……一会儿,谁也不知声了。各自忙着。兜里放不下了,脱了衣服,用衣服包着。我摘着摘着,发现这里榛叶油黑发亮,这里榛子个儿特大。刚要呼喊伙伴们来摘。忽然,身边有人惊叫起来:“呀,采到坟头上来了!”我一惊,竟把摘到的所有榛子散落一地,跑得远远的。平静下来以后,又到别处去采。我真不明白,坟头上竟然也长榛树,而且比山地上的榛树长得更旺盛。后来,我悟出一个道理,是因为坟头的土质好,腐烂的尸体能释放出氮肥、磷肥、钾肥,不知道这个假设能不能成立,反正我这么想!

       采回榛子,在院子里晾晒,外皮干了,露出了包着厚厚壳子的榛子。我们就放到锅里炒。那糊香的味道飘满山村,招惹着孩子们。不等炒熟,就伸手拿出一粒,烫手。倒手,又趁热放到嘴里,又吐出来,再放到嘴里。嗑开。剥去皮,带着皱纹的绛黄色的榛仁就出来了。我看了看妈妈,又看了看姥姥,她们已经嗑不动榛子了。于是我舍不得吃掉那榛仁,就一个接一个地嗑,最后,一把榛仁送到妈妈和姥姥跟前。姥姥接过榛仁哭了。那干瘪的下颌抖了几下。终于把一颗榛仁放到嘴里,闭着嘴,用上下牙床摩擦着,好一会儿才吃下去,姥姥眉头舒展开了:“这榛仁真香啊!”赞赏的是榛仁,可我心里却甜甜的。这便是儿时吃榛仁的感觉。那滋味是永世难忘的。

       后来,我参加了工作。虽然几十年都辗转在大兴安岭林区,但一直没机会看看那南山,那榛林。北部林区因为高寒,没有榛林,树间只有野草,没有那绿油油的小灌木。我便兴致勃勃的向人们讲我的南山,我的榛林;南部林区气候较暖,长着榛树,但很稀疏,好像也矮小了许多,于是我又向他们讲起关于南山、关于榛林的童话。不知他们是不是能被我的童话所感动,但我每每讲完,都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   终于,在去年秋天,我回到了位于大兴安岭东麓的、给了我儿时欢乐的地方。因为天色已晚,残酒催眠,一觉醒来,已是清晨。我踏着露水,登上南山。南山已不见那粗壮高大的古松。看来不老松未老,它就把“把柄”交给了斧锯,让斧锯把自己砍伐掉。替代它的是那碗口粗的次生落叶松,不知这些次生落叶松还可不可以与人比寿。为了这再造的森林迅速生长,人们一次次抚育,一次次清林,森林里的小灌木、小植物已经消失了。那曾经给我无限欢乐的榛林早就首当其冲地被割灌机割掉了。我深情地望着南山,呆呆地伫立在林间,脚下是低矮的杂草,远处隐约可见迁坟留下的痕迹,土坑和腐烂的棺木。微风吹来,竟吹到脸上一些尘土和败叶。秋,已不是五十年前的秋了。

       遥见南山,已不再“悠然”,到了南山,已不见榛林。那南山、那榛林,永远是我沉到心底的童话了 。

       市场上榛子的叫卖声越来越高,餐桌上榛仁的菜肴品种不断翻新,可是我却找不到榛林了。真是个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