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冬之温暖  

2009-10-26 15:39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童年的记忆只有一个字:“冷”。见到火就去烤,进屋就贴到火墙边取暖,总是冷得从心里往外打哆嗦。身体最怕冷的部位是脚。下课铃声一响,赶紧跳起来,跺跺脚。有时同学们扯着手互相碰脚。无济于事,脚还是冻得青一块紫一块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,二哥端来洗脚水,里面泡了一枝冬青,说是冬青水治冻疮。冬青是二哥采来的。那是冬天里杨树上萌发的鲜嫩的枝叶。墨绿色的枝条,肥肥的叶子。我把脚放到水盆里泡了一会儿,果然不那么疼也不那么痒了。一个星期天,二哥又要上山采冬青了,我坚持跟他去看看冬青到底怎么长的。二哥拗不过我,就让我坐在爬犁上,用他的棉袄把我的脚包的严严实实,拉着我上山了。在一片杨树林边停下来,他指给我看:“树梢上那个像老鸹窝的东西就是冬青。”“不是吧?那‘老鸹窝’一点儿也不绿呀!”“你懂什么,那么高,你能看到绿么?”二哥不理我,只顾把长长地绳索栓到镰刀把上。“你躲远点儿!”说着,便把镰刀甩了出去。还真准,镰刀一下子挂到那个枝桠上。他猛一拉,“卡擦”一声,枝桠断了,“老鸹窝”落到地上。跑过去一看,真的墨绿墨绿的,又肥又厚。我坐上爬犁,抱上冬青,回家了。二哥累得出了一身汗,我虽然没走路,却抱着诺大的冬青,不是也很累吗?

       我总觉得人的脚太“熊”了。穿得厚厚的,还要冻伤。而人的脸,裸露着,寒风吹,冬雪打,却冻不坏。那时候,我最羡慕那些穿靰鞡的同学,从未见他们参与我们这些碰脚的行列中来。靰鞡是山里人用牛皮制作的一种特殊的鞋,一整块牛皮,用牛筋把四周缝起来,抽出摺来,在鞋的前脸上还抽出个“牛鼻子”,样子很奇特。里面再垫上些靰鞡草。乌拉草是东北三宝之一,很暖和。我认为这种鞋是世界上最好看最保暖的了(其实不然)。回到家里不敢向父母要,却总是说哪个同学穿上了靰鞡,哪个同学的靰鞡好看,他们不冻脚等等。妈妈情知买不起靰鞡,就用苞米叶子编了一双草鞋。二哥不知从哪只死猫身上剥下一张皮,去掉毛,把它缝在草鞋地上。爸爸用木槌细细的把靰鞡草砸得软软的,絮到草鞋里,让我穿上。我开始不屑一顾,爸爸说:“这是全家人动手给你做的鞋,怎么连试也不试一下呢?”我心里一阵酸楚,妈妈几个夜晚都没有睡觉给我做鞋,二哥东奔西走在垃圾堆里寻皮子,爸爸给我砸了一晚上靰鞡草,说什么也得穿上。脚一伸到里面,就感到暖暖的软软的。我快活的上学了。许多同学惊诧地看着我的鞋,我故意抬起脚给他们看,我骄傲的说:“我有了靰鞡,我的靰鞡乌拉(俄语:万岁)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