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冬,永远圣洁的纸张  

2009-10-26 07:02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一张博大的白纸,铺满北国大地,那么纯真、细腻、洁白、静谧。人们在这张纸上写过多少悲欢离合、喜怒哀乐。经过雪打风吹之后,还是洁白的纸张。当你把一切都倾泻在这张纸上的时候,他却化作泪水,滋润出美丽的春天。

        共和国成立的那年冬天,我刚满三岁,就来到小兴安岭的雪原上,安家落户了。那是一座低矮的深陷在雪窝里的小木屋。听了一夜野狼嚎,早晨推门一看,木屋周围到处都是灰白色的狼粪。我庆幸,多亏妈妈在天黑前把我拉进屋里,插上了门。妈妈说这里狼多,天一黑就下山吃小孩。我不信,哭着闹着要出去。晚饭是插着门吃的,我听到外面有一种凄凄惨惨的嚎叫声,对妈妈说:“是不是狼来了?”妈妈立即把我的嘴捂住,顺手把一只碗扣过来。“不能这么说呀,要惹祸的!”我当时不明白,为什么狼没来就把我拉进屋躲起来,狼来了还不让说实话。我想得通也罢,想不通也罢,反正从那天起,妈妈便让我把狼改名为“张三”。如果不是妈妈在天黑前把我拉进屋,如果不是吃饭时用一只碗把狼扣住,恐怕早就没了这条小命,童年时代我一直这么想。我没有看到狼,只是看到狼的脚印和狼的粪便就吓傻了,赶紧缩回屋里不肯出来。不知什么时候,雪无声无息的下了起来。当我再次推开门,一眼望去,整个世界一片银白,哪有什么狼、狼的脚印、狼的粪便。噢!冬,雪白的纸张。

       十七岁那年冬季,我穿上了白茬老羊皮皮袄,蹬上长筒毡疙瘩,走进原始森林,成为大兴安岭的开发者。林业工人在零下四、五十度的严寒中手工劳动,头上冒着热气,帽子、须眉都挂了霜。我听到他们高喊“顺山倒”的时候,兴奋得跳起来,毡疙瘩却留在雪窝里。当我的两只赤脚扎在雪地里的时候,工人们又对我回报以爽朗的笑声。我是一名木材检验员,那一冬,我跑遍了山山岭岭,口渴了,吃把雪;手冻了,用雪搓。并把或深或浅的足迹留在雪原上。当我下山时,深情的回眸,冬静静的承受了一切,仍然白得洁净,白得无暇。噢!冬,雪白的纸张。

        四十岁以后,我成为森工企业的领导人。年年盼冬来,因为只有冬天才能使用简易运材路,只有冬天大森林里才人欢马叫。落雪了,冬来了,林业工人上山了。现在的林业工人与第一代开发者不同。他们不再是人拉肩扛,赶牛爬犁,牵马套子。他们玩的是各种机械。“突突突”一响,什么山猫野兽都吓跑了。但他们的生活条件仍然很艰苦。他们仍然从河里或冰包上取冰,化水煮饭,仍然吃冻菜,啃冻馒头。他们有遗传基因,仍然不觉得苦,不觉得累,即使是三、五个人在深山老林里也不觉得孤独,高兴起来就在雪地里追逐、打闹、戏耍,他们不怕弄脏了雪原,因为他们知道冬永远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   记得,小时候用白纸练字、写文章、做习题,画满了字就扔掉了,毫不吝惜,废纸嘛!妈妈常常教训我:“要珍惜字纸呀!”我想字纸有什么可珍惜的,我把知识都记到脑子里了,还要它干什么!我每扔掉一些废纸,知识就增长一步。一生中不知用了多少白纸,扔了多少废纸,从未想过纸对我的成长起了什么作用。就像冬一样,我走过一冬又一冬,从来没有想过冬能给予我什么。今天才忽然感到愧对了冬,愧对了那张白纸。正因为如此,我才一心寻觅冬的记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