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  

2010-03-01 10:13:17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我想起一位老友。他不是名人,却有些许轶事,让我忘不掉。只好写成博文,也算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吧。

       五十年代初,林区篮球运动很活跃。我们那个林业局有一个实力很强的篮球队,在全林区比赛中总能夺魁。篮球队里有四大名旦:席达巴拉,俗称,稀里哗啦;拉西中乃,俗称,拉稀;达莱,俗称,打赖;还有我的这个老友,当时叫顶部留住,俗称,顶不住。你听着四个人的名字,赢得了吗?名不副实,是个无坚不摧的团队。我的这个老友对大家给他的绰号很恼火。于是改了个名。叫丁得柱。从此,人们叫他“小丁”、“丁主任”“丁书记”、“老丁”。一辈子给老丁家增了不少光,添了不少彩,可他不姓丁,姓白。

      他走进林区以后,就没有走出林区过,甚至没有走出过这个林业局。按当地人的说法叫“老地堡”。上山检查工作,早年坐马爬犁,后来搭乘运材车。八十年代初,林业局购进一台北京吉普212。他看了很新奇,就对局长说:我也坐一次212可以吗?局长说:“当然可以!”他第一次坐小车,美着那!那时林区的路,万吨公里。就是说,每公里能墩一万下。小车一直在颠簸之中。忽然连续遇到几个大坎,小车灭火了,司机发动了几次,都发动不着,情急之下,拿起摇把子下车摇起来,累得满头大汗,还是发动不起来,丁书记下车了,“我来”,接过摇把子,用力一摇,嗨,寸劲,发动起来了。他们又上车了。司机感动的看了看丁书记,“丁书记,你真行!”丁书记瞪了司机一眼,“我行,你不行!你知道今天上山,为啥不在家上好弦,跑到荒郊野岭上来上弦。”司机愣住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半天才明白,他把小车当成他家的挂钟了。

      还有一次,林管局文工团来林业局演出。当时只有他这个领导在家。他告诉秘书给他写个稿子,他给致辞。演出前他上台致辞。“同志们,我们热烈欢迎林管局文工团长——”秘书一听,不对,就往台上跑,刚到台上,他又说:“途跋涉”。秘书赶紧附在他耳边说:“不对,是长途跋涉。”他把秘书推开,说:“怎么不对?途跋涉是个蒙族同志!”

     我们共事期间,有一次召开科级干部大会,他在会上说:“我很佩服咱们的刘书记,人家的演讲能力,写作能力,对工作的设计能力,咱没法比,可我有实践经验,我可以抓工作的检查督促落实。这一点我内行。我不怕得罪人,你们小心点,谁撞到我的枪口上,绝不客气!有人说我耿直,我不同意。人们都说‘老实是无用的别名’,那耿直就是不长心眼的别名。我这个老蒙古可不一般,我是花蒙古! ”他把“花”字说得很重,拖得很长。话音一落,全场一片哗然。过后,他问我讲的咋样,我不敢苟同,却说了一句:“您太有才了!”他说:“我是这么想的,一个班子总得有唱红脸的、又唱白脸的。你就唱红脸,我就唱白脸。”我说:京剧里红脸的是关公,忠孝义俱全;可白脸的是曹操,挟天子以令诸侯。你怎么要当白脸曹操呢!我看,你的意思是当黑脸包公,铁面无私。”“是呀,我又错了。”这时我才说:“你在大会上说的也不对,耿直绝对是褒义,你对‘花’的理解也有问题,这个'花'字,通俗一点说,就是‘一肚子花花肠子’,你是那样的人吗!”他一拍大腿,“你怎么不在会上给我纠正呢!”

      一年春节,他把班子成员都找到家里吃顿饭。拿出两瓶酒,五粮液。我说:“丁书记今年有啥喜事呀,上五粮液了?”他说:“这酒是小赵给我的溜须酒,我收下了,给大家喝。”我说: “你怎么收人家的酒哇?”他说,春节前,小赵拎着两瓶五粮液来他家,本意是觉得都是蒙古人,套套近乎,拉拉关系,想往上爬。可是丁书记见了就火了。”我想正找你呢,你却拎着两瓶酒送上门来了。好哇,咱们就说道说道。你整天不务正业喝大酒,在家打老婆,在外掫桌子。酒喝到人肚子里了还是喝到狗肚子里了?像你这样的人,还想当官?做梦去吧!别人提出来,我都反对!你给老蒙古丢脸,你给共产党现眼,知道不?把酒留下,回去写检查!这两瓶酒就是这样收的。

      还有一次常委会研究干部。有一个当年给他当过干事的青年拟任科长,大家都同意了,他却不同意。他说:“这个人人品挺好,办事也认真,就是太嫩了,再锻炼两年看看。”我说:“大家都同意了,我看,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还是到岗位上锻炼吧!”会后他找那个年轻人说:“你这次提拔,就偷着乐吧!我是坚决不同意,要不是刘书记,你提不起来!”他真的拿得罪人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  后来,我调走了,他退休了,一直没能见面。这期间,他曾经给我来过电话,说想我了要看看我,我说:“好哇,欢迎!什么时候?我驱车接你。”他说:“过几天吧。”但他一直没来。我曾去电话询问过,他说:“人老了,怀旧,想和你聊聊,可又一想,你那么忙,怎么能找忙人聊闲天呢!”我快要退休的时候,到那个林业局去过,处理完公务后,我说去看看老丁,林业局的领导告诉我:“丁书记走了,”“什么时候?”“一年多了。”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