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搭档  

2011-02-03 19:29:44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不知什么时候,大家把在同一单位当书记和局长的伙伴叫搭档。我在阿龙山林业局的搭档是聂友林。我们是同一个调令,同一个时间到达这个局的。

阿龙山林业局不收官。在我们这届以前,已经走马灯似的换了十茬领导。北部林区的几个林业局产量大,利润大,效益很好。唯有这个局却几乎年年亏损。我的上一任还算不错,曾有一年实现了500万的利润。但我们接任的那年又亏损了。

我的这个搭档历来是个很有争议的人物。他有胆量,有魄力,敢作敢为,是个主导型人才。但主观性强,无所顾忌。在根河林业局当副局长时就与局长闹得不可开交,局长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。后来,他调到了得耳布尔林业局当副局长,又与那个局的局长闹起别扭来。那个局的局长是林区唯一的具有硕士学位的领导,他却满不在乎。他讲起这些往事,颇有些自豪。好像谁都得惧他三分。在他调到阿龙山局之前,有人举报他让商福科长从他儿子的水产公司进一批臭鱼烂虾,造成巨额损失。结果,商福科长受了处分,却没有证据说明是他的授意,所以他安然无恙,还提拔为局长了。许多朋友都说:“你这搭档不好相处,多加小心呐!”

他到阿龙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账。他听说我们到职的前三天,原主管财务的副局长,知道自己退下去了,告诉科长们有票子的赶快拿来报销,三天批了一百多万。老聂让财务科长把近三天的账簿和财务凭证都送过来,他亲自一笔一笔的算,查实以后,马上提出:“撤销现任财务科长的职务。”据反映,财务科长本是个小心谨慎的人,但原任主管副局长眼看退下去了,他批了,财务科耐着面子就执行了。尽管是个好人,向情向不了理。常委会还是批准了局长的提议,把财务科长撤了。我觉得他敢抓敢管敢负责,应该支持。

老聂在生活习惯上很固执。

早上喜欢喝粥。但机关食堂做的粥清水一样,米粒一粒跟着一粒。实际上就是米饭泡水。我能将就,他却不能将就。他告诉食堂的更夫,早上四点下米煮粥,到七点钟喝粥时,粥里要看不到米粒,喝起来涟涟糊糊。这样的粥确实好喝。

睡前喜欢喝酒。他的寝室里总是备有香肠和花生米。睡前把我叫来,拿出香肠和花生米,一瓶二锅头。穿个大裤衩子,光着脚丫子,盘着腿,坐在床上,喝的很香。我没有夜间喝酒的习惯,只是做个样子,比划着,眼睛看着他那又肥又厚的脚丫子。他也不管你喝没喝,自饮自酌。你只要在身边坐着就行。

不愿陪客,却愿客陪。一般上级来检查工作,他都找些理由诸如:上山未归,外出办事等等,不予陪客。其实他却在厨房后面自己的餐厅里,让几个亲近的下属陪着饮酒作乐。他说:“陪工作组最没意思。还得假惺惺的劝酒,虚头吧脑的奉迎,弄不好人家还不满意。他不陪总得有人陪,许多时候,就历史的落到我的身上。

不在基层用餐,却时而留基层干部与他一起用餐。他下基层,从不在基层用餐,更不在基层喝酒。我们有个约定,不仅不在基层用餐,更不到任何人家中吃请,包括班子成员。他恪守约定,值得褒扬。但当基层的干部上来时,他时常把人家留下,暴饮一番,往往是走着来的,抬着去的。不知道这是热情,还是作弄人。

       个子高,身体好。年轻时是篮球队里的中锋,吸引了许多球迷,用现在的话说,有众多粉丝。现在彻底洗手了,连球场也不去。粉丝们也分散到林区各地。在阿龙山也有两三个,常去看他。一次一个当了科长的粉丝到他那里坐了一会,说了些当年如何给他抱衣裳给他擦汗之类的话,临走时甩给他两千块钱。他愣住了。一会儿,他说:“我和刘书记是一起来的搭档,你给我多少,就得给他多少。”粉丝为难了:“我和刘书记过去不认识,现在没来往,无缘无故的给人家送钱,能要吗?”“那你就再拿两千块来,我给他送过去。”粉丝真的回家取来两千块,老聂真的给我送过去了。我说:“这钱我不能收,你也不能收。他是你的球迷,那时候他给过你钱吗?”老聂说:“没有。”“现在你不玩球了,他反倒给你送钱,你不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吗!”他拍了拍脑门,“我错了。我把钱退回去。”后来,我和这个人熟悉了,他也曾对我说起这件事。他说:“当时就是想通过这层关系,靠上领导,以后好办事。”

正是刚刚推行厂长负责制的年代。老聂提出:“局长以后有权任免干部,不需要党委研究了。”我说:“世上没有不受约束的权利。我们必须把党管干部的原则同尊重厂长的用人权结合起来。”老聂一听,明白我的意识。就背着我,偷偷的召开一个局长办公会,决定任命七名科级干部,让人事科起草文件。这时候被我发现了。通知人事科:“这样做,不符合干部任免程序,不得发文。”人事科长慌了,赶紧向老聂汇报。老聂急了:“谁告诉刘书记的?”科长说:“我也不知道哇!这个文件还发不发?”老聂反问人事科长:“你是不是党员?”“是呀!”“那还问我什么?听党的呗!咱们研究的作废。”就这样,我们一直坚持组织人事部门共同考察,局长书记共同提议,党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的任免干部程序。

老聂在阿龙山任职期间,一直没有把家搬过来,仍然住在根河。那年他的女儿考上了大学,夫人为了报告喜讯,由根河林业局出了一台小车,冒着大雨一路赶来。那时的公路都是沙石路,一下雨就不允许通行。可是途径的几个林业局一听说是聂局长夫人都放行了。眼看要进阿龙山街里了,在进入林业局局址的那个检查站却被卡住了。随行的根河林业局行政科长刘但是赶忙下车与检查员交涉:“车上的老太太是你们聂局长夫人,有急事找聂局长,赶快放行吧!”检查员却说:“聂局长夫人?谁知道是真是假呀!我们只认公路管理处黄主任,别人谁说了也不算!”刘但是要用检查站的电话給聂局长通个电话,检查员坚决不让。(那时还没有手机)好说歹说,才允许给主管副局长打了个电话,这个副局长马上乘车过来接。可是这位夫人来气了,坚决不见聂局长,也不去林业局食堂吃午饭,只在一家小饭馆草草吃点就返回了。她说:“他知道了老聂在阿龙山的人性,以后永远不会再到阿龙山来的。”

老聂对这件事非常恼火。声言一定把公路管理处的黄主任撤了,把那个检查员开除了。我说:“你还是冷静一下吧!这件事由我来处理。”我把黄主任找来,他已经了解了事件的过程,要主动找聂局长请求处分。我说:“不必了。我今天找你,是给你布置一项任务。让你在本单位开展一项活动,叫做“企业法人代表的教育活动”,开展一个“什么是企业法人,企业法人代表有哪些权利和责任,如何支持法人代表行使权力,怎样维护法人代表的权威”的大讨论。这个活动告一段落后,只要做一次汇报就可以了。黄主任黄主任立即布置,大张旗鼓的开展活动。还没进行完,老聂便找我说:“我太佩服你了,设计了这么一个活动。现在已经达到了教育的目的,完全没有必要处理任何人了。”

老聂还告诉我,他从见到我的第一天起,就觉得这个搭档不好对付。不仅演讲能力胜他一头,而且反应能力更是高人一等。我想他的判断能力确实有问题,我从小就被人认为发呆发傻,他有什么神力激活我的大脑细胞,竟然机灵起来了呢?其实他是指刚到阿龙山那天晚上,我们与各单位领导聚会。我说是“招待各路诸侯”。为了加深印象,我提出他们每人表演一个节目。那时候正流行《篱笆·女人和狗》的插曲“篱笆墙的影子”,所以大多数人都唱了这首歌。由于这首歌较长,都唱的是第一段。酒宴结束时,我表扬了他们的表演才华,但指出:美中不足的是,都只唱了第一段,歌颂了山村古老、封闭、贫穷、落后,后一段才唱到山村的改革、进步、发展、変化。于是我唱了后一段,作为晚宴的结束语。“星星不知那个星星,月亮也不是那个月亮。~~”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惊。以后,只要有人语言陈旧,思维落后一点,就会有人说:“刘书记说了,星星不是那个星星,月亮也不是那个月亮了!”不过是个笑话而已,老聂太敏感了。

我们到阿龙山以后,经济状况迅速好转。第一年上缴利润一千万,第二年上缴利润一千五百万,第三年和第四年都上缴利润两千万。职工的平均工资也不断上涨。形势大好。 老聂却说:“刘书记是往高处走的人,我是往低处流的人。我们都在阿龙山呆不久了。”他比我大八岁。我说:“人老尖,马老滑。虽然工作不了几年了,你会越干越顺当,越干越红火。你说我往高处走,恐怕以后的路越来越崎岖,越走越艰难了。”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