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载有余情  

2012-03-08 11:27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——怀念老友田春生 

“其人虽已没,千载有余情”。

老友田春生辞世而去,给我们留下了无限的怀念、难忘的深情。

他是第一代大兴安岭林区的开发者。1950年就来到林区,在博客图林务分局112作业所、125作业所等最基层、最艰苦的深山老林里工作。那时的林区,人烟稀少,交通不便。吃的是糠窝头加烂咸菜,住的是漏雨的板房和透风的帐篷,没有桌子用木板搭,没有凳子坐木墩儿。夏天进山,露水打湿半截腿,蚊子叮咬遍身包;冬天进山,积雪没膝盖,渴了吃冰块。每天蒙蒙亮就上山捡尺,晚上在昏暗的油灯下算账过小票,一干就过半夜。1953年博客图林务分局撤销,他便北上,开发新林区。那时火车只修到库都尔,他们又乘大板车到图里河转运站,饭后就乘坐一辆日本鬼子丢弃的破汽车,继续前行。由于路况不好,车又破烂,走一会儿,停一阵,不断地修车。整整走了一天,才到根河。由于一路颠簸,饥寒交迫,下了车都走不动路,说不出话来。就这样他们开始了根河林业局的筹建工作。1962年他被调到得耳布尔林业局走上了领导岗位。得耳布尔那个地方地质特殊,属于冻土层地带,由于严重的冻害,所有的房子都裂齿拔瓣,歪歪斜斜,办公室和招待所都四面透风,漏雨进雪,当时的林业部副部长、东北林业总局局长张世军曾风趣地说:“得耳布尔的房子盖得好,通风良好,透气功能强,既能避免煤气中毒,又能减少疾病。难得呀!”张世军部长走了以后,他们研究决定,将局址北迁,躲开这个冻土层地带。经过几代人的努力,得耳布尔终于旧貌换新颜了。今天的得耳布尔让田老放心了。

田春生性格直爽、倔强。认准了的事,绝不反悔。这使他在文革期间吃尽了苦头。蹲牛棚,挨批斗,是自然的事。有时还得戴高帽游街。受点儿皮肉之苦倒是小事,最难熬的是精神上的折磨。在批斗会上,造反派非让他承认自己是坏人不可,他据理力争,话还没等说完,就被踢到台下。剥夺发言权该是多麽痛苦的事呀!

我与田春生相识,是在林管局工作期间。他是行政处的副处长。那时行政处有两个田处长。一个叫田书田,一个就是他。大家把田书田叫做“两头甜”,把他叫做“一头甜”。外号挺贴切。两头甜把上头和下头的关系处理的都挺好;而他却只顾下头不顾上头,分福利大家平等,办事情一视同仁,还常常顶撞领导。当时的领导都了解他的脾气,并不在乎。正因为这样,我对他有了好感。以后,我调到基层工作。每次到牙克石办事,总忘不了去行政处看看田春生处长。

1987年牙克石木材栲胶加工联合厂着了一场大火,损失惨重。事故后,对其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。田春生受命于危难之中。他到职以后,不急于决策,不盲目处理问题,而是认真的调查研究,然后,做出几项于当时的潮流完全不同的规定:一、不搞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大换班;二、不搞年龄上的一刀切;三、对犯有错误的干部,不一棍子打死,给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。这样就稳定了人心,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。在工作有了起色后,又招集会议作出决定,给职工向上浮动工资,激发职工的敬业精神。很快,这个厂的党委被上级评为先进党委。

1990年他被调任林管局党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。他那时候他已经接近退休年龄了,可仍然孜孜不倦的学习,不断创新思维,使党的宣传思想工作、改革发展的舆论工作,有新意,有创新。他特别注意发现典型、培养典型、树立典型、推广典型。他不要求典型单位各方面都十分优秀,但要求必须有某些方面的独到之处。那时候,我在阿龙山林业局,他曾多次到那里去考察、指导。当他发现那里的精神文明建设和企业文化建设有些特色的时候,就到那里召开现场会,推广那里的经验。

阴差阳错,若干年后,我又当上了林管局党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。许多人说,咱们林区的党委宣传部长都是一个形象:秃头顶,完全秃顶;长脸,“大白山”一样,笑起来像浪漫的山花,不笑就像一座冰山,严肃得怕人。我寻思,还真是这样,有点像。

那时田春生部长已经退休,。我想他是在宣传部长岗位上退下来的,于是每年春节前,总要带上部里的几个同志到家里去看他。他家很古朴,墙上挂着一些老照片。已经很不适时了。但他说看到这些照片,就想到林区的创业史,有一种亲切感。他还是那么精神矍铄,兴致勃勃的讲一些往事。我知道那时的背景,听得明白,而年轻人就想听天书一样,懵懵噔噔。他的晚年生活也很乐观。只是他老伴儿疾病缠身,让他很操心。不过,他蛮热忱的精心照顾着。我们临走时,他总是热情地留我们吃饭,他说老伴儿这一有病,使他学会了料理家务,他现在学会了炒菜做饭,手艺还不错呢!我说:“我们这次就不劳你大驾了,以后有机会品尝。”现在看来,没机会了。

我任林管局党委副书记期间,他出山了。经民主选举,担任林区老科协会长。他就任时,林区老科协正处于低谷,许多基层分会名存实亡。但他有胆有识,逐步把松散的组织形式规范化,把含混的工作思路鲜明化,把杂乱的工作事物条理化,推动了老年科技工作走上健康轨道。受到了中国老科协和内蒙古老科协的肯定,他本人也获得了表彰。

当他辞去林区老科协会长职务后,老伴儿已病入膏肓,他整天整宿的看护,连交给孩子照料都不放心。老伴儿一病就是十来年,前年去世了,但他的身体也拖垮了。一天不如一天,最后,卧床不起了。没想到,竟在八十岁的时候,与我们长辞了。他那吃苦、奋斗、献身的精神,他那刚强、坚毅、倔强的意志,他那把企业的标准当做自己的标准,把企业的命运当成自己的命运,把对企业的责任心和家庭的责任感结合起来的情感,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。

这使我想起陶渊明的两句诗;“其人虽已没,千载有余情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