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找到北了  

2013-10-13 06:54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近来,一些博友不断询问我,你到底是谁?怎样的经历?多大年岁?我一直三咸其口,以为是私密。其实,到了这个时代,到了这个年岁,已经没有什么私密了。所以,我写了这篇文章 ,把私密公开,博友们就不要云里雾里的猜测了。
我找到北了 - 魅力老人 - 兴安底片
 


我找着北了!

——魅力老人的人生自述

 

      日本鬼子投降了,苏联红军撤走了,国民党接受大员逃跑了,北满大部分地区解放了。一九四六年,我出生在黑龙江省拜泉县——一个至今未通火车的农业县城。

爸爸给我起个名字叫刘振国,意为振兴祖国。我常常为有这个名字而骄傲。后来我慢慢地知道,叫这个名字的人很多。我一生相识的同名人就有七人。上网一查,比较出名的就有上百人。

      别的孩子会说的第一句话是“妈妈”或者“爸爸”,而我来到人世的第一句话却是“北北”。大家都很惊奇。有人说:“喊‘北’不吉利。北与背相通,这孩子怕是一辈子不走字儿。”爸爸却说:“喊‘北’好。有了明确的方位,总比一辈子找不着北强!”

      一九四九年秋天,我们举家北上,搬迁到小兴安岭,父兄都当上了林业职工。于是,我们全家人都感到这个“北”字还是蛮吉利的。

小兴安岭的特色是林海雪原。林子似乎哪儿都有,特别是农村,每个村落四周都有树,远远望去,象鸟巢似的。在南方,大都种植桑树和梓树,因此,人们把故乡称为“桑梓”或者“梓里”。我的桑梓地应该是辽宁省黑山县的一个贫穷的农村,可是我的爸爸从十四岁开始就向北转移,到过沈阳、四平,后来到了拜泉,我降生了。我不知道我的桑梓地是什么样子,也记不清我的出生地是什么样子,只知道小兴安岭的森林像海一样,一到冬天绿色的林海就变成了茫茫的雪原。回忆起童年,自然想到与狼共舞的日子。记得刚到小兴安岭时,我们住在一座孤凋凋的四面漏风的木板房里。据说这还应该感谢“四野”,他们南下时没有把这座临时库房拆掉。每到晚上,狼从山上下来,围着我们的房子转,那渗人的嚎叫声此起彼伏,有时还能感觉到狼在击打我们的房门。早上出门一看,房子的四周到处是灰白色的狼粪。

      大跃进的一九五七年,我们又一次大迁徙,进一步北上,来到了大兴安岭。第一个感觉就是寒冷。不仅无霜期短,而且冬季下的雪,已不是雪片,而是雪粒,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。记得我刚刚参加工作时,才十七岁,穿上老羊祖宗皮的白茬大氅,登上靴筒达膝盖的毡疙瘩,在山里转上一天,晚上归来,零下四、五十度的严寒,并没有冻坏我,却是那件大氅把我压得两肩酸溜溜的疼,那个毡疙瘩使我的腿涨呼呼的疼。那时我就认准了我的地理坐标,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这片大森林。

      其实,北,何止是我的地理坐标,也是我的人生坐标。我在岗工作的四十四年中,从大兴安岭东麓的甘河林业局开始,又一步步北移。曾在大兴安岭中断西北坡的图里河林业局驻足过,又在大兴安岭北部的阿龙山林业局驻足过。我把人生驻足过的地方,都视为家乡。

我找到北了 - 魅力老人 - 兴安底片
 

      大概是我出身卑微的缘故,我从参加工作那天起,就怕官。就连我的那个工段的段长,比芝麻粒还小得多的官,我也怕。见到他就紧张得语无伦次。有人告诉我:“怕他干什么?他不过是个老工人,斗大字识不了半口袋。你好歹还是国家干部呢!”我说:“他好歹也是管咱们的官呀!”以后我到机关工作,怕见科长,但天天见;怕见局长,又必须见。我这么怕官,却被官选中,阴差阳错地当了秘书,使我每天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的过日子。久了,也就顺其自然了,居然当上了党委办公室主任。以后又当上了党委副书记、党委书记。再以后还当上了林区最高领导机关的党委副书记。这期间的工作,竟得到上级的肯定,曾三次被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命名为“全区优秀党务工作者”,三次被授予“全区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”称号。还兼任过内蒙古自治区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副主席,内蒙古企业文化研究会副主席。我当官不像官。没有人家那个魄力,那个威风,那个神态。但在这个林区,毕竟算个“山虞”了。

我从来没有想过成名成家,更没有做过作家梦。只是在我任基层党委书记期间,想起了陶潜的《桃花源诗》,就奔着那个方向去了。我着力打造“童孺纵行歌,斑白欢游诣”的氛围,极力弘扬森林文化,倡导文化育人。为了鼓励大家同我一起干,我写了点文章,练了点书画。没想到后来成了我的兴趣和爱好。使我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,参加了两次全国作家代表大会,有了“一级文学创作”的职称。兴趣和爱好一旦成为习惯,就一发而不可收了。我已经出版了散文集《山情逸韵》、《高松呦鹿》、《阿龙山放歌》、《郁苍苍》、《天涯堪留连》、《兴安底片》,论文集《林业发展新论》等。其中,有的作品还曾获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最高文学奖——“索龙嘎”奖和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最搞艺术奖——“萨日娜”奖。

我的作品往往是林区生活的真实记录,没有精雕细刻,可谓之“璞”。但未加工的玉为璞,未蜡制的鼠亦为璞。我看,我的作品很可能是后者,称为“璞鼠”了。不过,璞鼠蜡制后,也可算是一盘好菜嘛!

       我这一辈子,正是在新中国成立的六十年里,踏遍了兴安岭的山山水水。如今,皓首对青山,心潮逐浪高。我欣慰的告诉大家:我找到北了!而且在祖国最北的大森林里度过了一生。

我找到北了 - 魅力老人 - 兴安底片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