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森林文学 我刻骨铭心的爱  

2015-01-24 08:01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步入古稀之年,回望曾经的岁月,能让我刻骨铭心的,当属森林文学给我留下的点滴美好记忆。

十五年前,我去法国巴黎,参加一个文化交流会。会前,我总觉得地域不同、环境比同、生活习惯不同、民族心理不同,很难找到共同点,别说收获,或许还会冷场。意想不到的是,我发言的第一句话:“我是来自中国大兴安岭的作家,非常关注森林生态。”竟然一下子使会场沸腾起来。这些种族不同的作家,都关注生态、关注森林、关注生态文学、关注文学生态。特别是那位白胡子的法国童话家。没等我说完,就插话:“大兴安岭,我知道,地球的两大肺叶之一。我是个童话家,我的作品都是以大森林为背景而创作出来的。没有大森林,就没有我的童话。”一位法国小说家还说:“从生态来讲,从森林来讲,从人类生活环境来讲,从森林文学创作来讲,大兴安岭,不仅属于中国,也属于世界!”他们的发言那么精彩、那么深刻,令我惊讶。我感到,不是生活在林区,撰写几篇应景的文章,就叫做“森林文学”。它是一面旗帜,一面构筑生态文化的旗帜,一面保护人类生存环境的旗帜。我们肩上的责任重大啊!

二十年前,我在阿龙山,正是对生态文化有着浓厚兴趣的时候,曾经接待过一个广西记者团。他们听说大兴安岭有龙山文化,就组团来采访。刚刚见面,他们就心急火燎地说:“我们采访的目的就是龙山文化,能不能先让我们看一看龙山文化遗址。”这“遗址”二字使我一怔,马上意识到,他们的造访是一场误会。我说:“你们说的龙山文化,是指继彩陶文化之后的黑陶文化吗?”“正是。”“对不起,黑陶文化只能在黄河中下游地带。我们这里是找不到的。太遗憾了!我们所说的龙山文化,不过是具有大兴安岭林区典型意义的一种文化:生态文化。”大家一听,面面相觑,很尴尬。我说: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今天是夏至,大家不妨看一看我们的文化活动。也许并不扫兴。”午饭后,他们既没要我汇报情况,也没让我陪同采访,自由职业者自由了。他们先是观看了孩子们街头作画《百米长卷》;又去看街头书法,走过路过,拿起笔来,随意泼墨。记者采访了一位老者:“这就是你们的龙山文化?”“是呀,它的特点是谁都能表现一把,谁都是观众。你们晚上再来吧!今天是‘龙山盛夏狂欢夜’。”

正在吃晚饭。听见外面鼓乐齐鸣,记者们赶忙放下筷子,跑了出去。舞狮子的、耍龙灯的、跑旱船的,都涌上了街头。记者们夹在中间,走散了。走散了也好,可以随意采访。一位记者觉得踩高跷挺有意思。一边走着,一边与那位穿黑长衫、戴瓜皮帽、拿大算盘的高个男子聊了起来:“这也是龙山文化么?”“当然。”“你知道什么叫龙山文化吗?”“知道。就是生态文化。”“你知道什么是生态么?”“知道。就是世间万物的生存状态,人类的生存环境。陆地生态的主体是森林。培育好大兴安岭森林,就是我们对人类的贡献。”踩高跷不能停下来,只说这么几句。不过,记者们与观众可以尽情漫谈。也巧,他们找的慢谈对象正是“龙山七贤”之一。“龙山七贤”是我们选出的七个贤德标兵。他诠释的“龙山文化”,就是弘扬生态道德。他说:“字典上对‘道德’二字的阐释不够全面,只说了人与人、人与社会的行为规范和准则,还应加上 人与自然的行为规范和准则。”

我们话别的时候,记者们兴奋的说:“我们虽然没有看到‘龙山文化遗址’,却看到了最现实的龙山文化。值了!”过后,我们在《南方日报》、《羊城晚报》、香港《大公报》、上海《文汇报》、《北京旅游报》上,都看到了他们写的关于龙山文化的文章。

二十八年前,我在图里河。这个林业局正处在“两危”的谷底,有名的“大老穷”。却迎来了建局三十五周年,我想趁这个机会,弘扬林区创业者精神,再鼓士气。打算出一期《森林文学》专辑,办一次书法美术摄影展览。但有人说:搞这些,没用!劳民伤财。都是大老粗,哪有文化人呀!我说:“文化这东西,不像采伐大木头,立马就能看到楞垛。得像育苗那样,精心伺候着,让它慢慢长,急不得。百年树人嘛!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人的观念、塑造人的灵魂。有用!人才,靠我们去发现。潜力,靠我们去挖掘。”这个局的人才其实很容易发现。有些人想写也会写,就是没给他提供展示的平台。我们一动员,稿子很快就送上来了,我们再组织他们集体改稿,文章就成了;书法美术人才兴奋的不得了,主动展示不同流派的艺术风格,而且承担了托裱装框任务;摄影人才老的少的、年轻力壮的,一齐动手,展示出家乡的美,体现着对家乡的爱。这样,出版了一期《森林文学》图里河专号,创办了一本文学杂志《虬枝》。既节省了费用,也锻炼了队伍。人们说:“建局三十五周年的系列活动搞得好,培养了兴趣,明白了道理:人类不应该谋求主宰一切,却应该探讨利用一切。”

过去,有人说我是“无事忙”,现在我做“无用功”。文化和文学看似“无用”,但他是从“趣味”入手的思想道德建设。生态文化和森林文学则是从“思想道德建设”入手的社会系统工程,万万忽视不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