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安底片

笔记本、备忘录。纪录大兴安岭以及大兴安岭之外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 山 参  

2017-06-29 17:09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刘振国

一位老友对我说:“你在森林里生活了七十多年,你爱树还是爱草?”我说;“爱草。因为它生活在森林的最底层,最接地气。不张扬,不显摆,陪伴着树木,保护着山林,造福着人类。”他又问“你最爱什么草?”我说:“老山参。”他说:“你老了,就爱老山参,老字号嘛!你小的时候,爱什么?”我说:“也爱老山参。”他说:“喔,不忘初心呐!”

老 山 参 - 魅力老人 - 兴安底片

 

老山参是童话 

我的童年是在小兴安岭度过的。我家住在小兴安岭中段深山老林里。小兴安岭的特点是:多台地,多寛谷,森林就长在台地与寛谷之中。家乡却有些不同,山多。近处,有座山,叫桃山。山中有个洞,常有火狐狸出没。山上有许多石头,石头下面藏着许多蛇,有剧毒。妈妈说那里阴气重,去不得。远处,也有座山,叫马鞍山。山头有点像马鞍子,山上盛产人参。人说:东北三件宝,人参居第一!我就是看着那云雾迷蒙的马鞍山长大的。一直认为那座山,太遥远,去不了。长大了,才知道,这山并不远。乘森林小火车,到一个小站,叫“三公里半”,再走将近10公里山路,就到了。童年的童话就从这里开始了。

东北人不叫童话,也不叫故事,而叫讲“瞎话”。大概也真是“瞎掰”,都说些没影的事,可孩子们当真,影响还不小呢!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“瞎话”说的是:一个老山炮(老山炮是什么呢,老山炮是人,解放前把山里的土匪称为“山炮”,解放了,没土匪了,人们又把常年在山沟里生活的光棍汉叫作“老山炮”。)在深山老林里到处转,寻“棒槌”。棒槌是什么?我当时想,棒槌就是妈妈到河边洗衣物用的二尺长的、圆溜溜的木棍呗。听下去才发现,我错了!那是山里人对人参的隐语。就好像山里人不把老虎叫老虎而叫“老猫”,不把狼叫狼而叫“张三”一样。忌讳!

棒槌,在东北话中,不同语境,有不同的含义。在寻找人参时棒槌就指人参;在形容一个人时,棒槌就指木讷,不通窍,“脑袋灌水了”。

这老山炮来到马鞍山脚下,向山顶一望,马鞍的下方,有一片云,淡绿泛黄,奇特。不由得感到这座山里有宝。人说:“深山里的棒槌,七两为参,八两为宝。”那时候的秤,16两为一斤,半斤就是八两,八两就是半斤。诺大的山,怎么也找得到一棵半斤重的棒槌吧!这山虽然不陡不险,森林忒茂密了,而且林间还长满了榛柴棵子、灌木丛、野蒺藜。这地貌不像能长人参。他想,即使采不到人参,也看看那淡绿泛黄的云是怎么回事。或许爬上去,林相和地貌还会发生变化呢!

果然,爬到半山腰,林相就变了。树木稀疏了,林下的灌木丛不见了,成了花草的王国。再往上爬,就看得清那片淡绿泛黄的云了。他惊讶得合不拢嘴。那不是什么云,而是参花,一大片参花!参花应该是细碎的淡绿色的小花,既不出奇,也不成片。可眼前的参花分明是云朵一样,盖满了浅浅的山窝。他蹲下来,寻找无数花梗、叶梗的出处。拨开杂草,摸到了,参之茎!很短很粗。本来应该是白白净净的,却因无数的花梗叶梗,年复一年,萌发了,枯萎了,在茎上留下了无数的疤痕。这茎肥得像小孩儿的头,那无数的疤,就好像孩子脸上的麻子。老山炮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:“嘿!大麻丫头。”他根据参茎上的麻子点,算了算,嚇,千年老参啊!

老山炮从腰间扯出一根红绳,扎在人参的茎上。然后,像拉警戒线一样,用红绳将人参圈了起来。自己跳到红线以外,点燃三炷香。一炷香供奉老天仓,为的是有所收获;一炷香供奉土地佬,为的是能够发财;一炷香供奉山神爷,为的是山里的妖魔鬼怪别来捣乱。他双膝跪在地上,两手合十,闭上眼睛,十分虔诚地祷告。

忽然,起风了,他没在意;好像旋风,飞沙走石,他仍稳稳地祷告。整整一个时辰,风停了。他才慢慢地睁开眼睛,定了定神,慌了!眼前是一个大坑,人参不翼而飞了!咋办?拔腿就追。这老山参成精了!不过这精灵走得慌乱,带起了一路土石,正好给他引路。他就沿着这些痕迹穷追不舍。不管是险峻的山岭,还是湍急的河流,像夸父逐日一般追上去。追出了大森林,追到了大城市,哈尔滨圈里,桃花巷的小剧院,痕迹不见了。他要进剧院里去找,被拦住了。他说:“我找人!”问:“找谁?”“马鞍山的大麻丫头!”这一吵,大麻丫头立即破门而出,带起了一阵风,把他和守门人一起刮倒了。爬起来再找,找遍了哈尔滨,嘴急出泡了,脚磨出血了,就是不见踪影。发现的这棵老山参的人无人问津,马鞍山的大麻丫头却就此成名。整个东北都知道了。

后来,有人在镜泊湖看到她在游泳,赶快找人来抓。人来了,大麻丫头却走远了。不过镜泊湖的水从此真的如镜泊一样清澈泛光。

再后来,有人看见大麻丫头到五大连池,在烂泥里打了几个滚,走了。于是那片泥塘就成了宝。腰疼的、腿疼的、关节疼的、胃疼的、神经疼的、长了疙瘩疖子的、长了牛皮癣的,在泥里滚滚,或者往患处抹抹,泥到病除。

我的童年就是在无数的这样的童话中渡过的。那时,老山参给我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感动我的,不是它能治病、能起死回生、能返老还童,而是他的坚毅、活泼、大度的品格。她在那么阴森可怕、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,忍受着孤独、寂寞、冷落,以及暴风雪的袭击,野兽群落的践踏,坚定的扎下根来,冷静地面对恶劣的环境,默然承受着各种苦难。一天、一月、一年,十年、百年、千年,漫长的岁月呀!人生不过百年。历史上只有一个活了800年的奇人:彭祖。虽然上了史书,记载的却是传说。他因厨艺而被封地,得大彭国。成了烹饪界的祖师;他因气功,隐居山林,活到了八百年,虽然失联了,却成了气功大师们的祖师。但他比老山参可差远了。要不是老山炮来挖棒捶,这棵老山参还不知活多少年呢!老山炮来挖老山参,对老山参来讲,不是灾难而是机遇。它抓住了这个机遇,实现了涅槃。走出山林,造福一方。我打心眼儿佩服这能屈能伸、聪明绝顶的老山参!

老 山 参 - 魅力老人 - 兴安底片

 

老山参是念想 

长大了,我上了大兴安岭。在大兴安岭东麓落脚,度过了青春时代。大兴安岭不产人参,人工种植也不活,更不用说老山参了。听不到老山参的故事了,连谈论人参的价值和功效的人都没有。有一个夏天,我到绿草茵茵的山坡上踏青。看见三三两两的人们,挎着篮子,拎着小刀,低着头,在草草丛里寻寻觅觅。于是想起了“诗经”:“采采芣苢”。也想起了马鞍山的大麻丫头。我走过去。问:“你们在挖什么呀?”一位中年男子回答:“挖参呗!”我一惊。“都说大兴安岭不能生长人参,你们咋能挖得到呢?”“咱大兴安岭是没有人参,还不能有别的参嘛?”于是,他把篮子递给我,“你看,这是党参”,我拿在手中,看了看。似乎与人参差不多,只是茎很长,与根差不多一般长,茎与根之间有一些不规则的小瘤。根呈纺锤形。他接着又从篮子里拿出一棵,我惊讶的说:“多像一个人的手掌啊!”那人告诉我:“这是掌参,也叫佛手参。”它的根很细,那肥肥胖胖的手掌,是它的茎。他还告诉我山坡上党参和掌参较多,山脚下还有沙参和丹参呢!哎呀,大兴安岭的参很多呀!但没有人参,就谈不上老山参了。我跟着他们,也采了几棵,便回家了。

晚饭后,我带上刚采的几棵参,到邻居老中医赵大夫家咨询。赵大夫告诉我:“党参,是桔梗科植物,能降血压、抗血凝、防血栓,有补中益气的作用。掌参,也叫佛手参,是兰科植物,能补气养血、生津止渴,可治疗肺虚喘咳、神经衰弱、慢性肝炎。沙参,桔梗科植物,能滋阴生津、清热凉血,可治疗消化道疾病。丹参,唇形科植物,能活血化瘀、清神除烦,可治疗心神不宁。它们都与人参不同科也不同属,但都有各自不同的药物功能。 他还告诉我:“人参是五加科植物,其药物作用是:补五脏、安精神、定魂魄,止惊悸。人参再造丸就是治疗中风的特效药。人参虽然能治病强身,却难拯救生命。别把它看得太神秘了!”

我一直把“瞎话”当成神话,把神话当成梦想。怎能就因为老中医的几句话,就彻底放弃呢?反倒增加了一种“泛参崇拜”。在我心中有个“参”科植物,“参科植物”都能袪邪治病,强身健体。我找来一个大瓶子,把党参、掌参、沙参、丹参,用酒泡到一起,让爸爸喝。爸爸当时高血压很严重,却喝白酒。有瘾!但坚决不喝药酒,说:“是药三分毒”。我拗不过,药酒一直放着,没喝。

不久,爸爸真的中风了。抢救过来以后,偏瘫,语言障碍。动,动不得;说,说不清。急坏了他老人家。在这深山老林里,弄不到人参再造丸,只得慢慢养了。慢养期间,赵大夫给开了几服药,其中有党参、黄芪、茯苓等,他说:“不要着急,这病就得慢慢调养,自然恢复,需要时间,必得好转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爸爸的一位老友来看他了。我称他曹叔。其实他比我爸爸大两岁,本该叫他“曹大爷”。可爸爸非让我叫他“曹叔不可”。这“曹叔”早年的爱好就是跑山。跑山的目的就是采参。不仅在小兴安岭的山林里采,也曾到牡丹江那边的老爷岭、张广才岭,吉林那边的长白山,甚至还曾泅渡鸭绿江,到新义州的山林里采过朝鲜参。他每次进山,都是独自一人,一去就是三年五载,音信全无。他家虽然孩子多,父母也惦记着。时间长了,就当在山里饿死了、冻死了、狼吃了、蛇咬了。可是他每次都能完完整整的回来。带回来的山货不值几个钱,人回来了就是万幸。就这样,把青春年华都浪费到跑山上了。四十多岁才稳定下来,娶妻生子过日子。因为他结婚晚、孩子小,爸爸就让我们叫他“曹叔”,意思是他不老,还年轻。

曹叔给爸爸带来一件东西,不大,却左一层布、右一层纸的包着。他神秘的瞅了爸爸一眼,然后,慢条斯理地打开。我脱口而出:“老山参!”曹叔说“不是。只是野山参罢了。”曹叔告诉我,他当年每次从东山里出来,都要出手一些野山参,但没有能够称为“老山参”的宝贝,只是些小得可怜的野山参。“那时候,没人种植人参,野山参再小,也能出手。这棵山参是我当年出手时漏掉的。买方走了,剩下这一棵,只得自己留着了。这一留,就是三十多年呐!”

疾病随着岁月流逝了,爸爸的身体慢慢地好起来。虽然左腿有点陂,说话有点笨,但毕竟能行走了,能做饭了,能唠嗑了。其实,爸爸的康复,与野山参没有任何关系,曹叔的那棵野山参被爸爸珍藏起来了。他说:“我这病不是野山参能够治好的,野山参应该是药引子,使我想到了初衷,想到了老友,增强了活下去的决心。”

爸爸的病好了,可曹叔却病了,一命呜呼!爸爸拿起曹叔的山参,放到瓦盆里,再添几张黄纸,烧了。谨以此祭奠。爸爸说:“你曹叔前半辈子跑山,采参;后半辈子只留了一根参,没舍得自己用,送给了我。现在,我把这根参再给他捎去,在天堂,嚐嚐吧 !”

我退休前,到吉林参加过一个森林文学论坛。有机会到长白山考察人参种植园。人参的种植原来像种胡萝卜一样容易。不过这是我心里想的,没敢说出口。人家滔滔不绝的向我介绍野山参被驯化的艰难过程,人们如何改良土壤、改善环境、种植成功,等等,我都没听进去。只是想,人们把胡萝卜叫做“小人参”,胡萝卜的块根比人参还大,只是根须较短罢了。

人参种植园的同志承认,在园田里养参,影响人参的功效,所以他们正在转移人参种植场地,于是领我参观了新的种植场——森林。他们在林间,确切点,在树与树的空间,种植了人参。让人参生长在野生的环境中、绿阴的覆盖下。他们把园田里生长的人参,叫“园参”,把森林里生长的人参,叫:“山参”。我问:“当今还有野生的人参么?”“还有,已经很少。市场上99%都是人工种植的,包括进口的高丽参和西洋参。”“那就是说,还有1%的野生人参。”“不足。”“野生人参与种植人参有什么明显的区别?”“人参是多年生植物,人工种植的人参只能生长六年,超过六年,根部便开始老化,药物功能大大减弱。不到六年,又不够成熟,药物功能又不能充分发挥。而野生人参是年头越多越好。百年以上的野山参,便可称为老山参了。从外观上看,野参发育慢,同龄参,野参比家参要小得多,而药性却大得多。野参只有一个茎,很短,却很粗壮,百年千年的老参也只是这一个茎。而家参一年一个茎,以旧换新。你看几年参,就得细细的观察,能查看出它曾经有过几个茎。”

接着,我逛了长白山的市场。那里,人参海了!园参,又白又胖;红参,又鲜又亮;山参,又俊又俏。很便宜。真空包装,十元钱两根。我转了一圈,只发现一棵野山参。红木盒装着,黄软缎裹着,彰显着它的华贵。一问价格,三千六百元,我大吃一惊。这棵参,充其量不过曹叔送给爸爸的那棵参。原来这么珍贵呀!我问:“店里有老山参吗?”回答是:“没有,这棵野山参就是我们店里的镇宅之宝了。”我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了。长白山,地球人都知道的圣山,人参和灵芝的故乡。竟然没了老山参,连普通的野山参也岌岌可危了!我的梦啊,进入了深度迷蒙的状态。

不管怎么说,老山参总归是个念想。念想是句东北话,不仅是想念的意思,还包括心目中的形象。

老 山 参 - 魅力老人 - 兴安底片

 老山参是唐僧肉

老山参的梦,经久不衰。退休之后我还在想,老山参在深山老林里 ,经历了多少雪雨风霜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如若没人发现,它还会安安静静的活下去,以至于长生不老;我也在深山老林里,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,度日如年也好,度年如日也罢,怎么也成不了老山参。

人都说:人越老越糊涂,我没这个感觉。人说:你越感到自己明白,其实你已经糊涂了。针对人口老化,街里忽然出现了许多“体验店”,听讲课,送鸡蛋。天下真有免费的午餐。通过讲课,让你自己感觉自己可能缺什么,需要补什么,于是,主动交了上几千块钱,把药带回到家。孩子却说:你上当了!古往今来,多少人寻仙药,炼仙丹,折腾到最后,终免不了一死。秦始皇又是登泰山封禅,又是派徐福东渡,却中道崩殂。

老山参,虽然与那些所谓的保健药不同。它真的能治病,但也真的救不了命。十几年的退休生活,我似乎有点儿领悟:老山参好似唐僧肉。谁都想弄到老山参,谁都想吃点老山参,可谁也弄不到手,谁也吃不着。

想想《西游记》里的那些妖魔鬼怪,哪个不是百年修行,千般武艺,万种手段,不但没吃到唐僧肉,而且下场可悲。有后台的(后台当然是神仙),由后台出面,令它现了原形,然后把它收了回去;没后台的,被金箍棒打得粉身碎骨,不等真魂出鞘了,魂灵就被打死了。唐僧要的是西天的经,妖精要的是唐僧的肉。其实唐僧没什么能耐,妖怪们本可手到擒来。但他有一帮忠诚于信仰的徒儿,武艺高强,神通广大。这些妖怪被他们一个个拿下,终于取回了真经。

看来,老山参也需要有这样的徒儿。而且从野山参时期就开始保护着它。这种保护不是一代人能够完成的,所以,不但要有徒儿,还要有徒孙。一代一代传下去。保护了野山参,才会有老山参;要想真正保护好野山参,又必须解决他们的生存环境问题。那就是森林生态建设。没有这样一个过硬的队伍,恐怕老山参真的就失传了。

现在,市场上野山参虽然多了一些,可老山参却仍然虚无缥缈,似有似无,千呼万唤不出来。于是,“老山参”的词义也逐步变化了。山里人把那些森林底蕴厚、经验积累多、生活阅历广、技术能力强,起着向导作用和教化作用的人,办事干练和说话爽快的人,常常尊为“老山参”。

珍惜吧,老山参的声誉可是来自于百年的苦楚和千年的煎熬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